第四百四十七章 传真-小九徒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天下藏局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传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四十七章 传真

        画里人的样子。
       崔先生!
       小笋丁画得非常仔细。
       画面正中间是一片树林,细雨朦胧,崔先生正脸色无比冷峻地站在树底下,侧脸棱角分明,目光凝视着前方。
       崔先生旁边的一群下属,小笋丁则采取了虚化的画法。
       从整张图情况来看。
       给人的感觉恍若是这些人全都是从地府出来一群劫道的阴兵,崔先生则像极了阴兵头目。
       在那一瞬间。
       我脑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说什么。
       也不知道做什么。
       小笋丁见我整个人已经彻底傻住了,可能以为我想发飙,吓得退后了两步,忙不迭地说道:“你你你别动手啊……我已经尽力按小月姐表述的情况来画了,没画清楚真的怪不了我!”
       “再说了,这事其实也怪不了我姐,她进树林之后,也只是短短的一个闪电瞬间,才看见了那个为头人的样子!这为头人到底是真是假或是幻觉,大家都讲不清楚!”
       我整个人像被抽了魂似的。
       无比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如果画中出现的是其他人。
       我可能会相信颜小月当时产生的可能是一场幻觉。
       但画中出现了崔先生。
       这根本不可能是幻觉。
       因为。
       在此之前。
       颜小月从来没有见过崔先生。
       我在魔都之时。
       崔先生就仅出现过一次,那次我和三黑子抢了余风的西周四足兽面纹鼎,他突然抬棺材出现,无比勇猛地点地炮夺宝。
       尔后。
       崔先生就带着四周四足兽面纹鼎离开了魔都。
       颜小月跟崔先生之间,从来没任何交集。
       她不可能幻觉出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而这个人恰好却真实存在。
       这只能证明。
       颜小月当时在树林里,真真切切地看见了崔先生。
       崔先生正是那位准备过来扯鱼竿之人。
       他服务于徐老。
       徐老是老司理吗?
       我感觉自己热血上涌、呼吸急促、视线逐渐模糊……
       这是气血攻心的节奏。
       我身躯靠在电视柜上,几乎很难站立,整个人累极了一般,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小笋丁吓坏了:“卧槽……你小子不会要死过去吧?!”
       我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力图压制那股在体内乱窜的气血,但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头越来越晕。
       视线越来越模糊。
       听力越来越弱。
       ……
       以至于小笋丁正在对我急促地讲什么。
       我压根没有听见。
       就在感觉自己要晕过去的一瞬间。
       我的大锥穴猛然一下剧痛。
       整个人疼得立即都窜了起来。
       转眼一见。
       发现小笋丁手中正拿了一枚无比锋利的钢刺,正在怼我的大椎穴。
       我一急,立马举起了这家伙,杀意腾腾:“你干什么?!”
       小笋丁在我手中,手脚不断地舞动挣扎,破口大骂:“你大爷的!老子刚才救了你,你想恩将仇报吗……放老子下来!艹!”
       他这么一说。
       我才反应过来。
       感觉到自己的气血果然稳了。
       头晕、视线模糊、弱听等症状,已经全部消失。
       我将他放了下来。
       小笋丁气得不行,双手叉腰,冲我大声骂道:“呸!你个坏东西!”
       我问道:“我刚才到底怎么了?”
       小笋丁闻言,冷哼一声:“发神经了!你小子差点晕过去了!老子扎你的大锥,把你给救活!艹!不识好人心!”
       我问道:“你懂针灸?”
       小笋丁回道:“不懂!我只知道要晕的人,扎大锥要么直接扎死,要么直接扎醒,反正我就是试一试!扎死了你也不要紧,反正我未成年!”
       我:“……”
       将那张崔先生的画像收了起来。
       我对小笋丁说道:“你小月姐那天肯定出现幻觉了,这画像画得像鬼一样难看!”
       小笋丁大恼道:“是人长得难看,不是画难看!”
       我回道:“你可以走了!”
       小笋丁闻言,用小手挠了挠头:“我去哪儿?”
       我问道:“这跟我有关系吗?”
       小笋丁回道:“我本来一直在魔都跟着小月姐办事的,这次她来邙山,我给她买票、拿行李、趟路来着!昨天她回魔都的时候,却吩咐我留下来给你传话、帮你,没让我回去。”
       “现在完成任务了,你可以回魔都。”
       “难道你没明白我的话什么意思?小月姐没主动召唤,我是不能回去的!”
       “你回去告诉她,我非常讨厌你,特意赶你走的,再留下来我会阉割了你,你很害怕,所以回去了!”
       “那我也不能走啊!”
       “行!你待着吧,我走!”
       “不是……你脑子有问题啊!你逼逼叨叨讲这么多,为什么就不能问一下,要怎样我才能走?”
       “要怎样你才能走?”
       “给个一百万吧。”
       “你特么说什么?!”
       “别别别动手……十万行不?钱到手我就走!卧槽!一万!我就要一万!”
       我瞅着眼前这狡黠无比的小孩。
       寻思他确实帮我大忙了。
       不仅传了话、画了像,还用钢刺怼了我大锥穴。
       要一万块不过份。
       我说道:“跟我来吧!”
       尔后。
       我们两人出了门。
       我先去移动公司换回了原来的手机号码,再找银行取了一万块钱给他。
       小笋丁瞅着一叠钱,说道:“我还以为你挺有钱呢,没想道你小子也不富裕啊!取完这一万块,卡里余额才几千块了。”
       我回道:“我银行卡不在自己身上,这张拿来临用的,里面没多少钱。”
       这是实话。
       我的钱全部都由小竹保管着。
       小笋丁问道:“你银行卡在谁身上?”
       “秘书。”
       “啧啧啧……就你这熊样,还有秘书呢……”
       我转头瞅着他。
       小笋丁罢了罢手:“行……我不说了,撒由那拉!”
       总算把这家伙给打发走了。
       我用自己的手机给颜小月打电话。
       这丫头接了。
       但在那头不说话。
       不过,她既然愿意接我电话了,就肯定没那么生气了。
       至少可以与我交流。
       我说道:“小月,我之前对你态度很不好,向你道歉。你要是觉得不够,到时我来魔都当面向你谢罪!”
       “现在我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小笋丁画了那天你在树林里见到为头人的画像,我现在马上传真过来给你看看,你确认一下画像与你见到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此事关系太大了。
       容不得半点疏忽。
       颜小月还是没有说话。
       我说道:“小月,这事对我真的非常重要!你告诉我一个传真号码吧,我马上就传过来。”
       手机话筒里传来了计算器的声音。
       “归零!零二一五五三六……归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丘成桐女子中学生数学竞赛落幕,湖南2名获奖女生来自同一所中学。
龙虎榜丨永太科技今日涨停,知名游资赵老哥买入453908万元。
节约用水宣传知识。
多吃蔬果或帮你远离痴呆症。
新华路上新开了一家“玩具交换屋”,店长都是小朋友。
好消息,枣庄唯一!市中区被确定为省级青年发展友好型县域试点。
大S发长文再放“锤”:汪小菲自己拒绝孩子抚养权,称需要三年时间。
贵阳市委原副秘书长邹杰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
王阳明诞辰550周年,“阳明心学大会”永久会址落户绍兴。
入场、支付,一闪就实现,快来看看杭州动漫节上的高科技。
/源音/源晓/末世依存/春遇尔/玄幻必须死/江天寥廓。
/傲慢与偏见之皇后驾到/燕南飞kd/我的异能是完美复制/团圆小熊猫/一怒安居/财旺萝卜。
/是你呀/胖鱼swag/[修仙]他在忙/吉他/蝶恋花/春雪融阳。
/披着兽皮的狐狸君/时玖远/经理人捉鬼日常[玄学]/六石禾/高手孤寂/达尔文抄君。
同学们来到目的地后,天下藏局经过的是一座廊桥,廊桥内部绘着各种各样的壁画,每幅壁画后都有着其独特的故事。
赵谧副校长宣读了《2016学年教科研获奖名单》、杨红苗副校长宣读了《2016学年先进教师、先进年级组、先进教研组名单》、宋佩芬副校长宣读了《2016学年考核优秀教师、校级优秀班主任名单》、于建春书记宣读了《局级先进、局级优秀教育工作者、宁波市师德先进个人、宁波市第七批中小学名教师名单》、学校人事干部谢宁老师宣读了《三十年教龄、担任班主任满30年教师名单》、刘伟龙校长宣读了《2016学年?惠利特别奖?名单》。
  第三阶段:恩师寄语。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