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塔西佗陷阱(一)-小九徒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天下藏局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塔西佗陷阱(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四十八章 塔西佗陷阱(一)

        我寻思这丫头有点萌啊。
       她不想跟我讲话,竟然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我传真号码。
       我赶忙记住了。
       立马在大街上找了一家传真打印店。
       铅笔画不是特别清晰。
       我先扫描了一遍,再将这张画传了过去。
       那年代连qq都还没全面普及,传一样东西非常麻烦。
       一会儿之后。
       传真机显示对面已接收文件完毕。
       我又打给了颜小月。
       “小月,你那天见到的人是不是他?”
       颜小月电话那头传来了步步高电子词典朗读英语的声音:“夜死!”
       我回道:“行,我明白了,先挂了!”
       在挂电话的过程中。
       我似乎听到颜小月在电话那头低声忿忿不平地讲道:“僵尸脸,真无趣!”
       在得到了颜小月的肯定答复之后。
       我马上给陆岑音打了电话。
       陆岑音一接通电话,声音发颤:“喂!”
       这是之前我们约定好的电话招呼方式。
       不呼对方名字。
       以防人偷听。
       这些天她一直不知我生死,还要强压、管理好肖胖子等一帮人的情绪。
       确实难为她了。
       我说道:“你别说话,听我说!”
       “我现在人在邙山,非常安全,你不用担心。”
       “你马上找一个理由离开队伍,独自一人从平顶山来邙山见我。事关重大,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陆岑音回道:“好!”
       挂完了电话。
       我重新找了一家酒店。
       在房间里面安静地待着,等待着陆岑音的到来。
       下午四点多。
       敲门声响了。
       打开门之后。
       陆岑音闪进来了。
       她一瞅见我,眼眶泛红,立马抱住了我,声音发颤:“苏尘……我好担心你出事。”
       接下来的事。
       她可能不仅仅是担心。
       甚至会害怕。
       我双手轻轻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扶在床边坐好,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
       见她喝了两口之后。
       我将小笋丁画给画像拿了出来,递给了她。
       陆岑音看了一眼,秀眉紧蹙:“崔先生?!他这是在干嘛?”
       我说道:“我们在平顶山分别之后,我被颜小月给救了,并没有被老司理的人救下。”
       陆岑音闻言,美眸瞪得老大。
       半晌之后。
       她说道:“小竹后来告诉了我,说她当时着急找你的位置,曾偷偷打电话给颜小月求助,但仅仅要求找位置,没让她过来帮忙,颜小月竟然自己从魔都赶到了这里?!”
       我点了点头,将前后发生的一切情况,一五一十全部说了。
       末了。
       我说道:“我们这个计划,竟然引出了崔先生。”
       “我现在严重怀疑,徐老就是老司理!”
       陆岑音闻言,手中的杯子“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洒了一地的水。
       此话没有说出来之前,陆岑音内心其实已经有了预感,但她一直在强忍着,希望我最后的推断,会有反转的情况。
       可惜并没有。
       当我真正讲出最后的结论之时。
       陆岑音还是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我没再吭声。
       陆岑音也没说话。
       她神情显得有一些不知所措,从位置上起身,在房间里面焦急地走来走去。
       一会儿之后。
       陆岑音说道:“苏尘,我觉得你这个结论并不公平!”
       我问道:“为什么?”
       陆岑音说道:“颜小月来救你,你压根不相信她就是老司理的下属,亲自反复盘问,最后相信了她。可崔先生来救你,你不问也不说,却直接把我叫过来,粗暴得出徐老就是老司理的结论,我觉得这对徐老非常不公平!”
       我反问道:“你知道我不问也不说的原因吗?”
       陆岑音问道:“什么原因?”
       我冷声回道:“因为我早就怀疑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借中原王潘天香之手做局,是我对徐忠茂进行的两大终极考验之一!非常遗憾,这次考验他并没有通过!”
       陆岑音瞠目结舌。
       我点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两口,压一下心中的情绪,再将烟头直接掐灭。
       陆岑音问道:“你从什么时候怀疑徐老的?”
       我回道:“骨科医院专家楼!在楼道激战之时,我曾逮到机会,抓了一下朝天鼻的衣领子。当时我手中有喷子,其实完全可以一枪崩了朝天鼻,但我却转手打了灯。因为我发现,我好像抓了一个死人。”
       陆岑音问道:“死人?!”
       我回道:“对!他没有心跳,浑身冷冰冰的。这绝对是死人尸首假扮的朝天鼻,真正的朝天鼻已经转移了!为避免打草惊蛇,我选择了打灯。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从头到尾反思徐老,可越反思,发现他身上的疑点却越来越多。”
       陆岑音秀眉紧蹙,拉着我的手:“苏尘,我脑子现在已经彻底糊涂了,你从头到尾说一遍吧。”
       我长舒了一口气,起身看着窗外,思考着到底该怎么组织语言。
       可想了好一会儿。
       发现这竟然好像是一篇冗长无比的论述题。
       完全不知道从哪里着手。
       我问道:“你听过塔西坨陷阱吗?”
       陆岑音摇了摇头:“没听过,这是什么意思?”
       我解释道:“塔西坨陷阱是指一种无比古怪的心理现象,当一个罪犯被判定为坏人,那么他之前所有做的事情,都会被判定为坏事,哪怕这位罪犯可能做了很多好事。”
       “反之,如果一个人被认为泰山北斗、刚正不阿,那么他之前所做的事情,都会被判定为好事,哪怕这些事情可能全都是坏事。”
       “我们先入为主,被徐老的身份模糊了双眼,可能陷入了塔西佗陷阱!”
       陆岑音闪着大眼睛:“你的意思……不应该看人身份是什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而是就事论事,分析每一件事情的本质?”
       我点了点头:“没错!我们现在采取一问一答的方式,对认识徐老之后的每一件事情,都来捋一捋!”
       陆岑音回道:“好!”
       忽然之间!
       我的电话响了。
       寂静房间突然传来响动。
       让人无比心悸。
       拿出手机一看。
       竟然徐老打来的!
       陆岑音脸一下白了。
       我将手指放在嘴边,作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爱心企业向金泰华城小区捐赠生活物资。
雅安一法院拍卖5元竹背篼?当地回应:系盗窃案工具,拍卖所得将上缴国库。
音频|探访卡塔尔世界杯房车营地:200美元一晚值不值?。
武汉新港工委原书记张林,被“双开”。
福奇离任前对美国民众秋冬季防疫留下这些忠告。
高校明年底基本建成青年志愿服务工作体系。
这堂法治教育课真精彩!昆明市五华区丰宁街道送法进学校。
金山人,秋冬锻炼有讲究!这份医生提醒请收好→。
美国再次延长中国防疫医疗产品301关税豁免期至2023年2月28日。
/异世召唤/大叔一百八十斤/重走我的人生路/豆包是只基/前场荣耀/救赎小艾。
/[海贼]外星痴汉任务/梨晓槿/仁者天下/一醉千殇/大唐再起/飞天缆车。
/讨孙平叛传/灭雷金仙/一个想做好人的魔/作者6g5zO5yjG/女魔头她拒绝抱大腿/雨叶熙。
/大铁匠的小甜桃/东方玉如意/十八厘米身高差/落华平汐二、采购人:宁国市宁国中学家长联谊会
近些年,学校日益重视对学生科学素养的培养,各方面的获奖数量也在不断增多,学校在生物学科发展中给予了场所、设备、人力等的大力支持,在?惠心利人?学校文化指导下,为同学们提供更多学习的途径。
  天下藏局活动采用同题异构的形式,由我校顾言老师和十中王光宇老师就“圆锥曲线的定值问题”展示了对二轮专题复习的设计。
刘校长天下藏局做总结发言,万事开头难,年轻教师要敢于迈出第一步,课题一定要重视起来,结合自己教学实际,静下来,仔细做,慢慢做,在这个领域就会有起色。
这振聋发聩的吼声,在我心底不断地回响,令我热血沸腾。现在我们正处在新高考改革的风口浪尖,
  在天平山景区,同学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踩过写着“我成功”、“我超越”等字样的成人脚印,穿过象征着成人、成才、成熟和成功的成人门,怀着“承范公之志,扬苏中盛名”的志向,走进范公祠,向范仲淹像祭拜、祈福,并将自己的祈愿卡投入祈福箱内,给自己的未来许下美好的祝愿。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