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沧浪之水-小九徒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天下藏局 > 第四百五十章 沧浪之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五十章 沧浪之水

        陆岑音突然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苏尘,你别吓我!”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我感觉他不是真正的徐老!”
       陆岑音美眸发怔,问道:“那崔先生呢?他是真的吗?”
       我回道:“他绝对是真的,眼中那股杀气根本骗不了人。”
       俩人沉默无语。
       半晌之后。
       陆岑音说道:“苏尘,我认同你之前所有的猜测。”
       “但迄今为止,这些全都只是猜测,你并没有拿出任何一件实实在在的证据!”
       我:“……”
       陆岑音解释道:“就比如说,这次你为了试验之前推测的真实性,主动做局让潘家逮住,目的是为了钓出老司理。最终你钓出了崔先生,验证了你的逻辑判断精确无误,但这也只是基于推测基础上的验证!”
       “之前你曾说,以徐老的官方身份,他知道了你被潘家逮住这件事,也不会动用江湖手段来救你,只会不断地给公家施压!可万一呢?万一他在情急之下,吩咐崔先生用江湖手段来救了你呢?”
       “虽然这种可能性比较微小,但如果我们不能掌握实实在在证据就下结论,不仅真凶可能会遁逃,还会给别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我回道:“我明白,你别把我想得那么鲁莽!”
       “记得我们答应徐老帮忙去慧云酒店抓内鬼之前,我曾让小竹等人去津门、王叔回金陵吗?”
       陆岑音点了点头:“记得啊。”
       我说道:“我当时其实给他们安排了任务!”
       陆岑音讶异无比:“什么任务?”
       我解释道:“老粮帮原总瓢把头叫方为良,他在三十多年前与老司理是铁杆兄弟,俩人曾一起去陕省铲地皮弄宝贝,大概历时半年之久,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我让肖胖子、小竹去津门,就是让他们收集方为良去陕省铲地皮的具体时间、停留轨迹、行进路线!方为良作为总瓢把头,这一段经历老粮帮一定会相应档案记载,哪怕记载比较含糊也会有!老粮帮一些跟方为良比较久的老人,也会有相应的回忆。”
       “我让王叔回金陵,交给他的任务是悄悄收集徐忠茂的所有履历。尤其是涉及三十多年前那半年的履历,他具体在做什么,必须有出处、有证人、有资料。王叔这个证据非常关键,决定了整件事的走向,我要求他务必做仔细、严谨。”
       “届时,津门资料与金陵资料互相之间一印证。若徐忠茂若那段时间根本不在金陵,人在陕省宝市,这就是铁打的证据!因为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多巧合!”
       陆岑音听完之后。
       良久不言。
       末了。
       她说道:“真够可以的啊!你瞒我就算了,小竹瞒我也忍了,王叔竟然也敢背叛我了!什么人你都能指挥了,你咋不上天呢?!”
       我回道:“王叔说了,他只认我这个陆家女婿,帮我办事,就是在帮大小姐办事。”
       陆岑音白我一眼:“讲正经事!找出什么情况没有?”
       我说道:“小竹和肖胖子津门那边资料已经收集齐了,有一些重要发现,但王叔那边还没整理好!”
       陆岑音问道:“什么发现?”
       我回道:“七零年四月初到十月底,方为良与老司理两人从榆市进入陕省,途径延市、铜市、渭市、西市、咸市,六个多月后,两人到达宝市,中间无间断。”
       “经过小竹反复推断,七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农家一家几口因为争夺《连山易》,被老司理给纵火烧死。十月二十九日晚,方为良与老司理彻底闹掰,两人从此分道扬镳。”
       “也就是说,我现在仅仅需要王叔告诉我,七零年四月初到十月底,徐忠茂人在哪里、在干什么即可!”
       陆岑音长呼了一口气:“行!明白了!我全听你的,现在要怎么做?”
       我指了一指旁边的电话:“先给老头回一个电话,省得他着急。”
       拨通了徐老的电话。
       电话那头比较热闹。
       似乎徐老正在跟别人作别。
       “小苏,你现在在哪儿?”
       “对不起徐老,我刚才在街上有一点事,没听见手机响。”
       “不要紧!你今晚是否有其他的安排?咱们爷俩望江楼聚一下!”
       “今天什么特别的日子?”
       “呵呵!考古队的任务明天圆满结束,老头子马上就要退居二线了。作为古玩界的一名老兵,希望下一线战场之前,与古玩界一颗璀璨战将之星来一场告别,乃人生一大快事!”
       “那我必须去!”
       “行!晚上七点半,望江楼‘沧浪之水’包厢,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挂完电话。
       陆岑音无比紧张地问道:“你怎么答应他了?”
       我说道:“迟早一见,他不约我,我也要约他!”
       陆岑音问道:“要不要把小竹他们从平顶山给叫过来?”
       我摇了摇头:“暂时不用,时间也来不急了。”
       我一看表。
       已经六点了。
       我必须得打扮利索一点。
       进卫生间洗了个澡。
       洗完澡之后。
       陆岑音将外套给我套好,给我平整了一下衣领子,柔情似水地瞅着我,像一位叮嘱出门丈夫的妻子:“王叔那边的消息还没过来,现在徐老依然是徐老。今晚你去望江楼,就好好吃一餐饭,我等着你回来。”
       我拿出了匕首,先瞅了几眼刀锋。
       尔后。
       反手一甩。
       匕首刺入房门几寸。
       刀把在不断晃动。
       真是好家伙!
       我拔出了匕首,瞅着陆岑音若黑曜石一般的眸子。
       “王叔之前告诉我,今晚八点,他会将徐忠茂的具体信息发到我手机上。那个时候,我正跟徐忠茂在把酒言欢!”
       “当然,有可能我们八点前喝的是酒,八点后喝的是血!”
       陆岑音顿时瞪大了眼睛。
       我将匕首藏在了身上。
       随即。
       转身出门。
       脑海中想着望江楼“沧浪之水”这间包厢的名字。
       感觉还挺有意思。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新华路上新开了一家“玩具交换屋”,店长都是小朋友。
明年起施行!湖州为居家养老服务正式立法。
“文房四宝之乡”上线“城市大脑”,智慧治理让群众更幸福。
多吃蔬果或帮你远离痴呆症。
彭博新闻社专栏作家:投资者勿低估中国经济增长前景。
连云港市连云区新增高风险区。
王晓晖主持召开省委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黄强出席并讲话。
中国银河:股票期权做市业务资格获批。
外媒:泽连斯基称将在乌克兰建立特殊的“无敌中心”,提供热力和水源。
渝北区一男子冒充警察发表涉疫不实言论被警方抓获受案调查。
上海有人贩子借免费清洗油烟机“踩点”?要警惕陌生人,但“人贩子”是臆测。
/鬼屋子/芝士饼干/桃花依旧/罗友谅/我在东京签到打卡/开心小帅。
/成为电竞野王的掌上娇/关阿米/桐静/姜婉祎/萝卜坑/sun暖暖。
/炼气五千年/方羽唐小柔于玥玥?立足新发展阶段,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以履职为民、勇于担当的实际行动,办好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学校,为国家为民族培养适应未来挑战和社会发展的人才,促进教育公平、均衡、高质量发展,宁负自己、不负人民,是我们当今教育工作者肩负的?大义?。
亚历山大·卢米杨卓夫博士,毕业于俄罗斯格拉祖诺夫国立音乐学院,师从维克多·巴勒特诺伊教授,他出众的才华不仅影响着俄罗斯天下藏局带动着日本、布拉兹、爱沙尼亚、芬兰、捷克等各国的音乐发展。
12月31日下午,望江中学召开了高三年级第五次月考成绩分析会。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