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佐证-小九徒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天下藏局 >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佐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佐证

        陆岑音回道:“他刚才在我面前清点了,说前后他一共出了二十四枚钢刺飞镖,看我这位小三还挺通情达理的,头次生意,打个折,收我二十万算了。”
       “我有一张银行卡,刚好二十万,就给他了。”
       我牙根直痒。
       颜小月让小笋丁留在邙山,其实就是让他给我帮忙跑腿。
       他如果真心诚意一点帮我。
       哥们根本不会差他这点钱。
       而且还会非常感激他。
       可这货却乘人之危讹钱。
       真尼玛气死我了!
       改天一定要收拾服帖这个小笋飞镖!
       我问道:“崔先生的情况怎么样了?”
       崔先生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不管他到底为谁服务。
       但他能在万千围困当中,把一老一废从望江楼带下来,本事之大、嗅觉之敏、意志之坚,让人匪夷所思。
       陆岑音回道:“他在外科病房,失血过多,没什么生命危险。”
       “潘家人呢?”
       “已经逮了不少!但大、小潘总和潘天香逃了。”
       “徐老呢?”
       “也在隔壁楼栋病房住院。”
       “他并未受伤,住什么院?”
       “徐老故意的!你中了毒,崔先生受了伤,他非常生气,住院其实是为了给官方施压,逼着官方以最快的速度逮到潘家逃跑的几位。进医院来之后,有不少大小领导来探望他,徐老一律关闭病房门不见。”
       “他在哪间病房?”
       “外科楼三零三。”
       我点了点头,拿起了匕首。
       陆岑音一见,脸色陡变,一把将我的手压下去了,低声问道:“苏尘,你想干什么?!”
       我反问道:“你说呢?”
       陆岑音疑惑不解:“你没收到王叔信息吗?徐老不是老司理!”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
       陆岑音也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
       我赶紧拿出了手机,解锁开屏幕。
       手机里面显示王叔发来的信息。
       一个“杀”字赫然在目。
       陆岑音彻底懵了。
       半晌之后。
       她起身走到了病房门口,打开看了一下,确认四周没人,返回来说道:“不可能啊!我给王叔打过电话了,王叔说他经过收集资料反复确认,七零年一整年,徐老和他的爱人一直在赣省瑞市万田乡下放。”
       “整整一年时间,他们白天在田地里劳作,晚上给村民上课,从未离开。当时村里响应号召,举办扫盲夜校,徐老还是乡村夜校的老师!”
       我:“……”
       这信息一下让我破防了。
       如此多的推测、试探、嫌疑。
       全都指向了徐老。
       现在告诉我他不是老司理?!
       半晌之后。
       我问道:“有什么东西佐证?”
       陆岑音回道:“王叔前段时间带人以档案调查员身份,偷偷去了赣省瑞市万田乡,暗中采访了几十位村民,村民的证言都可以作证。有的村民还拿出了当年徐老给他们批改的学习笔记、书本。王叔还调查了金大档案馆以及赣省瑞市下放人员档案,全都对的上!”
       我脑瓜子嗡嗡作响。
       王叔突然杀去瑞市万田乡。
       这些资料全都是第一手资料。
       不可能是假的。
       即便要作假,同时搞定金大档案馆、瑞市档案馆,难度实在太大了。
       更何况,谁能让几十位村民集体撒谎露不出任何端倪?
       根本不可能!
       我问道:“还有其他佐证吗?”
       陆岑音点了点头。
       “最强力的佐证有两件!一件结婚批复,七零年十月二十五日,徐老与白薇的母亲经当地组织批准结婚,王叔在瑞市档案馆下乡人员档案中找了批复文件的存根。”
       “另外,还有一段老视频和老报纸,十月二十五日晚上,新婚夜当天,徐老夫妻正在给公社的社员上文字扫盲课!”
       我皱眉问道:“新婚夜当晚上扫盲课?”
       陆岑音回道:“对呀!当年瑞市还把徐老夫妻这事当成先进典型来宣传,说知识分子融入轰轰烈烈的革命、生产、扫盲大业,白天田间忙、晚上来扫盲、最后入洞房,革命伉俪同心为朝阳,当时报纸上的报道不少呢!”
       我问道:“视频鉴定过吗?”
       陆岑音回道:“王叔特意拷贝回来找专家鉴定了!鉴定结果认为,这就是当时摄影器材拍摄的视频。专家还判定胶卷用的是凤凰光学的第一代胶卷,当时这种胶卷加了什么前苏引进改良技术,现在想作假也不可能。”
       我整个人若霜打了的茄子。
       不仅是这些铁板钉钉的证据。
       而且。
       仅仅时间节点。
       徐老也完全摆脱了嫌疑。
       七零年十月二十五日白天徐老结婚,晚上扫盲课还拍了视频。
       七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总瓢把头和老司理与农家一家几口争夺《连山易》,老司理纵火烧死了人,十月二十九日晚,总瓢把头和老司理在宝市分道扬镳。
       即便亿万分之一的可能,徐老是老司理,以当时的交通条件,赣省瑞市离陕省宝市十万八千里,一天时间他不可能飞过去抢书杀人,除非他是孙悟空。
       更何况。
       杀人之前,老司理和总瓢把头还在宝市猫了大半个月之久。
       我完全误会了徐老。
       陆岑音说得没错。
       之前我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猜测。
       没有任何实实在在的证据。
       我本来以为王叔找出来的证据会坐实这件事。
       但没想到。
       最后坐实的结果是。
       我就是一个傻子!
       在望江楼。
       我还差点杀了徐老。
       可王叔发一个“杀”字信息给我是什么意思?!
       我问道:“既然如此,王叔发这个字干什么?”
       陆岑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这事得赶紧问问他去!”
       我打通了王叔的电话。
       “苏先生!听大小姐说你受伤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没大事。王叔,我让你八点钟左右给我发信息,告诉我结论,你发一个杀字什么意思?”
       “八点我没发杀字啊!但我在八点一十发了一条短信,就八个字‘证据不足,不能动手’。”
       我头皮一下炸了。
       赶紧挂了电话。
       重新看了一下收件箱。
       八点一十分,果然有一条王叔发来的未读短信。
       “证据不足,不能动手”。
       可上一条王叔发来的信息,却的的确确是:“杀”。
       我立马打了电话回去:“昨晚八点,你手机是否离开身上?!”
       王叔闻言,彻底懵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首届长沙市旅游发展大会|杨光华:芙蓉,不来有遗憾,来了会震撼。
鲁抗医药:多索茶碱获化学原料药上市申请批准通知书。
遂平县玉山镇党委书记张枫梅入村调研脱贫攻坚后评估工作。
「新时代新征程新伟业」临夏市:进村入户传党音让党的二十大精神“声”入人心。
以金融科技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
云南能投:子公司768亿元投建金钟风电场二期项目。
货拉拉司机蒋师傅,伴读爸爸的货运日记。
指甲啃得光秃秃,9岁女孩长期咬手引发感染致骨髓炎。
/踏着阳光前行/玉上箫/剑魔在此/傲斗凌天/穿成替身女配[穿书]/清甜红豆。
/魔族王子不夜的阴谋/秀牙隹/这个大佬不要惹/刀一耕/永生天庭/无知浪子。
/了不起的冉也/儿时星光/同桌/沉鹤/圣御苍穹/顶楼大象。
/那个好看的前男友/青琐/半缘修道半缘云/喜欢看星空/邻家救世主[综英美]/晏紫汐。
??????? 《雷水浪花》首发仪式结束后的作家巡讲活动,把天下藏局活动推向了高潮。
自2013年9月签署?普通高中学生发展指导实验学校?合作协议以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发展研究所课题组对李惠利中学学生发展工作进行全程指导,通过发展指导,帮助学生了解自己、了解社会、展望未来,强化自我发展意识,科学规划人生,逐步实施人生规划。
卫校长还结合谜语“独具匠心立榜首”,阐释了“新”字丰富的内涵,强调要立德树人、勇于担当、独具匠心、为国育才,尽快成为一代名师。
与此天下藏局,政教处徐前程副主任带领师生依次参观了学生高档公寓、塑胶运动场、学生食堂和学校大礼堂等学生生活区与活动区。
并对十九大报告关于教育的论述进行了专门解读。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