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好久不见-小九徒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天下藏局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好久不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五十八章 好久不见

        吴斌的语调显得非常尴尬,解释道:“苏先生,我们抓她的时候,在她身上都已经搜过了,确实没发现藏了药。可后来我们才发现,她将一枚带高倍氰.化钾的胶囊藏在了自己的衣领子里面。”
       “我们虽然绑住了她手脚,但她一低头就咬破吞了,然后快速暴毙。”
       我:“……”
       陆岑音脸色一片蜡白。
       这种赴死的方法。
       我只在谍战片当中看到过。
       情报人员为了避免逮住之后泄密,自我快速了断,藏药于衣领。
       没想到在现实之中也遇见了。
       小芙的内心是怎样一种信仰,或者说恐惧,才能对自己下如此残忍的毒手?!
       吴斌继续说道:“我们立马送她去医院,但人已经不行了!”
       “后面公门人来了,把我们全给带了过来,现在王叔正做笔录,马上就要轮到我们。”
       我问道:“你们怎么解释?”
       吴斌回道:“实事求是呗!老板吩咐我们去找一位带走工作秘密擅自离职的女员工,结果她突然自杀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我本来还想让他们从公门出来之后再去搜一下小芙住的小楼。
       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
       但现在看来没任何必要。
       小芙将药藏于衣领子,肯定一直以来都处于高度紧绷、随时赴死的状态。
       这种状态的暗线。
       她根本不可能留任何线索给我们。
       挂完了电话。
       我看向了窗外。
       这种感觉非常难受、憋屈。
       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本事去寻找、推测、探抓,但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点。
       老司理这次让小芙死灰复燃,借助王叔的手机发信息给我。
       证明我安排王叔偷偷去调查徐老身份之事,老司理掌握的一清二楚。
       小芙甚至还摸清了王叔在几点钟会发信息给我。
       老司理干脆借我的手,打算除掉徐老。
       借刀杀人。
       血不沾手。
       老司理最惯用的手法。
       我现在甚至怀疑。
       来邙山之后,我之所以会开始怀疑徐老,其实很有可能一步一步都是老司理在故意引诱,把我带入了一个深深的坑里面,完全爬不出来。
       不幸中的万幸在于。
       在我要即将要对徐老动手的刹那间。
       我们的仇家潘家人突然杀出。
       阴差阳错之下。
       潘家人竟然阻止了一场亲者狠、仇者快的悲剧。
       生活是多么的奇妙。
       我转头看向了陆岑音。
       这丫头站在原地,身躯微抖,俏脸蜡白一片,神情恐慌而难过。
       我过去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没事。”
       陆岑音眼眶泛红,声音有一些发颤:“你说她走就走了,还回来干嘛呢,这不白丢性命嘛……”
       这可能还真不是小芙所能决定的。
       老司理给她下了命令。
       她不敢不听。
       这边的事情已经告了一个段落。
       我得去向徐老告别。
       我们两人出了门。
       去了外科住院大楼,来到了三零三病房前。
       让我没想到的是。
       崔先生竟然带着几个人,在给徐老站岗。
       崔先生的手臂、背部很明显进行了包扎,虽然外面中山装套着,但明显可以见到伤口处衣服鼓了起来。尽管他脸色苍白,手脚步伐迟滞,一副失血过多、重伤未愈的状态,但目光依然狼性外射,散发不可触犯之威。
       这种身体状态仍然不忘护主。
       我对崔先生佩服的五体投地,向他微微鞠躬。
       崔先生鞠躬回礼,转身去敲徐老的病房门。
       “任何人不见!”徐老在里面说道。
       崔先生回道:“老板,苏先生和陆姑娘求见。”
       徐老回道:“快请他们进来!”
       我们进了徐老的房间。
       徐老快步迎了过来,神情无比关切,扶住我的肩膀,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小苏,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我回道:“感谢徐老关心,已无大碍。”
       徐老回道:“你说的都是什么话!”
       “要不是你敏锐地发现包厢埋伏提前动手、小崔拼死拿住潘天香作为人质、陆丫头奇兵横空杀出,我这把老骨头可能要栽在望江楼里!”
       事实确实如此。
       可我提前动手。
       并不是发现了埋伏,而是想干掉他。
       我心中百味夹杂,内疚、悔恨、自责、痛苦……
       幸好九儿姐练就了我一张厚脸皮。
       虽然我内心翻江倒海,但脸色却没有太大变化,也没吭声。
       保持沉默。
       永远是应对复杂情绪的法宝。
       不过。
       我身边那位杀徐老的合谋人陆岑音。
       她脸皮非常薄,听到徐老反而感谢我们,神情尴尬又自责,整张脸红得不像样子,连脖子都要滴出血来。
       徐老瞅了一瞅陆岑音:“小陆你这是……”
       我赶忙扯了一扯她,对徐老说道:“老爷子,刚才您一夸她,她可能有点害羞了。此外,我们今天来还有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本来让她来讲,但她脸皮薄,半天憋不出屁不说,还憋了张通红的猴屁股脸,还是我来说吧。”
       徐老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我们想请徐老当证婚人。”
       陆岑音转头,瞪着大眼睛,满脸懵逼地看着我。
       徐老闻言,哈哈大笑:“我说这小丫头脸红什么呢,敢情就为这事!没问题,打算什么时候办大事?”
       我回道:“不出意外就在农历年前吧。”
       徐老皱眉责备道:“乱说!能出什么意外!”
       望江楼的事总算给糊过去了。
       我问道:“徐老打算在这儿住到什么时候?”
       徐老神情突然变得无比冷峻:“潘家如果单纯动我,我也许能够忍耐。但她竟然连你们都动,这事情我不能容忍!徐忠茂这一生,什么都可以妥协,唯独不能妥协身边的弟子、朋友!无论于公于私,我都要让潘家彻底从古玩界消失!”
       我也不知道这事该怎么说。
       潘家这次肯定是彻底废了。
       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不是我、不是徐老,却是老司理。
       因为新娘货没了竞争对手。
       当然。
       也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老司理既然获利。
       再次瞄准他的转机也会很快出现。
       老司理这次借我的手做掉徐老没有成功,他接下来要接触港市资本做新娘货,国内古董界绕不开的人,仍然会是徐老。
       可徐老不是那么容易搞定。
       无论是来软的还是硬的。
       接下来。
       他们之间可能会有一场面对面的大较量。
       这也是我再次拿猎枪瞄准老司理的大好时机。
       我本想将这些事情告诉徐老,但在最后关头却忍住没说,因为以老司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性格,无论说与不说,并不能阻挡、规避这些事情的发生,意义并大。
       告别徐老之后。
       我对门口崔先生说道:“这段时间崔先生可能会比较辛苦,徐老的安全尤为重要。”
       崔先生回道:“你们也一样。”
       离开医院。
       我电话响了。
       夏禧打过来的。
       好久不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昆山不动产登记中心柜台人员扇市民耳光,打人者已被停职。
2022武汉十大和美乡村评选活动来啦!这些美丽乡村等你来打call。
影视股拉升,中国电影涨超5!《阿凡达2》内地定档12月16日。
桂林市雁山区:数字赋能助推乡村振兴。
北塔交警:积极开展冬季公路交通安全行动日活动。
坐火车忘带身份证,可以在12306上这样操作!。
美芝股份:董事长晏明辞职。
/敬怀王妃要当后/你吃桃花吗/神器与文明/雀潜先生/反派魔尊的自我攻略/橙岐岐。
/六零穿书生活/红酥手没酒/抓不住的流云/嗯恣/跨星之痕/忆半。
/人间鲜气/喜宅一生/烬盛理想/燕山鹤鸣/灵珠录/须子突突。
/我在人间斩妖/欢冲/[原创]搁浅/漪闲/关于我被重生却是普通人这件事/乌龟壳骑士。
再从巴塞罗那出发,途径萨拉戈萨、塞拉维亚,回到马德里登机。
江小娟、刘炜老师参与同题异构教学展示活动
走出会场,穿过成人门,2021届全体学生转换了另一种身份,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
志愿者们维护秩序,摄影者们采集素材,裁判们公正裁决,井井有序而各司其职。
为落实?四个一?教育教学活动的工作要求,9月23日,天下藏局中学初二年级师生参加了走进中国国家博物馆活动。
会议第二阶段,李卫东主任从?驻足停留,定睛观察?出发,对各位巡查人员提出了既不漏记,也不错记的要求,天下藏局由梅主任做工作总结,提出学生干部要及时记录和反馈巡视中发现的问题,鼓励他们勇挑重担,做班级管理的好帮手。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