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重宝必有重器守-小九徒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天下藏局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重宝必有重器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六十八章 重宝必有重器守

        小笋丁讶异不已,悄悄地拉开自己裤腿一看,发现果然漆黑一片。
       他瞅着眼前那位可以不张嘴传出话来的四环素牙,吓得不行,一声不敢吭了。
       下车之后。
       我们来到酒店。
       小笋丁突然良心发现,将真相给说了出来。
       这柄孝陵卫斩龙金锏上面下了阴术,小笋丁曾打开来摸过,我之前在火车卫生间、现在在酒店也摸过,所以我和小笋丁俩人都中了阴术。但小竹在卫生间将金锏递出去之时,手隔着丝绸,她没直接接触金锏,没中阴术,如果她现在跑,确实能逃得一条性命。
       我算是全明白过来了。
       厚土堂的人其实无法确定是否我们将孝陵卫斩龙金锏拿了。
       在火车上,他们其实一直观察着我们。
       直到最后谈判之时。
       四环素牙见到小笋丁已经发作的腿,才确定我们确实动过孝陵卫斩龙金锏。
       可在当时,一来他们对我们尚有一丝忌惮,二来列车上人太多,不好动手。
       于是,这几个货给我们身上弄了定位符,打算等我们下车之后,拿出金锏毫无防备之时,再突然杀过来。
       他们差一点成功了!
       这柄金锏里面到底下了什么阴术?!
       我对自己的五官以及手的灵敏向来非常自信。
       但无论是之前在卫生间,还是刚才在酒店,我触摸金锏之时,均没有感受到它有任何异常!
       小笋丁讲完之后,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额头不断地流汗,脚反复在地上摩擦:“小四,你快点走吧!我估计,我们毒发之后,即便是没有纸小人,这群阴人也能一路跟踪找到我们的位置……”
       我掀开小笋丁的裤腿一看。
       不由头发阵阵发麻。
       黑色更加深重了。
       下面的血管蠕动愈发剧烈。
       小笋丁开始痛苦地在地上滚动、嗷叫,五官溢出血来。
       这血是黑色的。
       非常之恐怖。
       他最先接触乐孝陵卫斩龙金锏,阴术的发作时间比我要快。
       接下来。
       我可能就是他这副样子。
       这已经完成超出了我们的控制范围了。
       小竹声音带着哭腔说道:“哥……怎么办啊?!”
       现在必须要让小竹离开我们。
       阴人出手,神不知鬼不觉。
       等下再次碰面,估计小竹也会着他们的道。
       我回道:“你去前面那家药房买点止血的东西来!”
       小竹闻言,立马转手去,可走了两步,她却回过头来:“你别想骗我!你是不是想支开我,然后你们骑着摩托车走?!”
       我:“……”
       这确实是我的想法。
       我特么打算骑着摩托车返回。
       回去找那群王八犊子算总账。
       能威胁给解药就威胁他们给解药。
       如果威胁不成,临死之前干了这帮犊子,杀一个平数,杀两个赚一个!
       小竹见我不吭声:“我去逮人质!”
       讲完之后。
       小竹转身就要往回跑。
       我喝道:“回来!”
       小竹停了下来。
       我瞅见小笋丁神情非常痛苦,一掌敲他的后脖子,将他给敲晕,再把他放在了摩托车后架上,用绑带将他给捆了。
       “你坐在前面!”
       “我不!我要坐后面,你别想暗算我!”
       “……”
       以小竹的身手,她现在有了防止我将她打晕之心,我基本不可能成功。
       无奈之下。
       我只得让她坐在后面。
       “妈的!我们一起去找那群王八犊子算账!”
       这就是古玩江湖。
       重宝必有重器守。
       我起初以为,守这重宝最为坚固的防线是这群神出鬼没的厚土堂人士,脑子想的办法,全是专门用来对付他们的。但没想到除了他们之外,在金锏上还用了手段,完全疏忽了。
       这应该是我出道以来翻得最大一个跟头!
       摩托车刚掉头。
       就见到厚土堂的几辆车跑了过来。
       我寻思来得正好!
       右手一拧油门,脚一挂挡,摩托车疯了一样冲那几辆车撞去。
       我打算卡住一辆车,从里面逮出一两个人,作为人质威胁他们,争取一线生机。
       可让我无比意外的是。
       厚土堂这帮犊子好像猜出了我们的想法,他们车不调头、不刹车,反而从侧旁呼啦啦地开走了,瞬间甩开了我们一两百米的距离。
       见我们追不到。
       他们的车停了下来。
       这帮货江湖经验实在老道。
       他们就是过来看一看我们有没有中毒身亡。
       等我们死了,他们可以不费任何力气,将金锏拿了走人。
       我再次开着摩托车向他们冲去。
       可那场景就像汤姆和杰瑞,你追我跑,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
       小竹大急道:“哥,小笋丁好像快不行了!”
       我回头一看。
       发现小笋丁虽然被绑住,但身躯却仍然在剧烈地颤抖,之前是五官流血,现在竟然手指往下滴血,脚也开始往下滴血。
       更糟糕的是。
       我感觉自己身体开始有一种呼吸急促的感觉。
       估计身上的阴术也已经开始发作了。
       这玩意儿去医院肯定是治不好的。
       憋屈、气愤、懊恼……
       各种情绪交织在我脑海。
       我对小竹说道:“傻追下去不行!你现在带着斩龙金锏,马上走,记得千万别打开绸布!他们见到金锏带走,会抛下我来追你。只有这样,我才能从中寻找漏洞,抓住机会扑上去!”
       小竹眼眶泛红,咬着嘴唇:“你想骗我走!”
       苍天!
       这次我真的不是骗她!
       眼下除了这种办法。
       根本没有其它手段可以找到缺口。
       我本想抓她的肩膀认真跟她再说一遍。
       可小竹以为我要动手打晕她,反应极快,立即从摩托车上跃了下来,就那么站在离我不远不近之处。
       我:“……”
       正在这个时候。
       小竹的电话响了。
       她掏出电话,一边防范着我,一边接通电话:“四爷……”
       “丫头你咋哭了呢?!”
       “哥中厚土堂阴人的阴术了……”
       “卧槽!我刚在摊子无聊,拿着爷的名字推演了一卦,结果显示天雷无妄卦,天下雷行,晴天霹雳,意外之意外!妄行而遇灾、忘形而获灾,还是惊天大灾!我正准备打电话问问他情况呢,他又没接电话,只好打给了你!”
       不仅小竹傻了。
       我也傻了。
       这次小笋丁在火车上突然被抓住,赖皮赖我头上,我属于无妄之行碰见了灾祸。
       在已经判断出来他们是阴人,且自己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之下,我还是决定要取孝陵卫斩龙金锏,属于得意忘形获得了灾祸。
       倪四爷也算得太准了!
       小竹问道:“那怎么办啊?!”
       倪四爷回道:“从卦象来看,天雷无妄卦解厄之后可获大利!那几位阴人根本不是啥好鸟,爷的出现,就是专门收拾他们的!”
       小竹闻言,急得第一次骂了脏话:“还收拾他奶奶个腿啊!哥身上的阴术已经中很深了,我问你现在怎么办呢,你别扯这些不着四六的东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男子醉驾去见女友路上出车祸身亡,父母状告女友索赔!。
新一轮上市公司“提质”计划酝酿推出。
诺如病毒感染进入高发季谨防病从口入。
热威电热实控人家族IPO前分红33亿元新产品量产当年产能利用率超200。
上海有人贩子借免费清洗油烟机“踩点”?要警惕陌生人,但“人贩子”是臆测。
/人间斩神三万年/半倚江山/天降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青青子衿/都市之美女的超级保镖!/初夏清晨。
/十万份穿越后回归/我的小泰迪/用xp系统打造魔王城/哒熊猫/水逆少女转运记/保温杯少女。
/灵之摆渡/北方蛊真人/小鬼难缠,求助大鬼!/白菜一躺/疯魔的宠物/疯笑狐。
/凭爱意要你私有/山有嘉卉/男尊女贵之月色绵绵/误入匪途/断千魂/花落燃。
老师们在丰富多彩而又意蕴深厚的小组活动中,切身体验了自我探索和自我觉察的过程,发现了未知的自我,积蓄了自我能量。
中澳中心:陈郁枫 12月8日下午三点,在宁波市李惠利中学VCE活动中心,天下藏局作为全国戏剧研究会成员学校邀请来了知名的甬剧表演家沃兴康老师做了一场关于甬剧知识的讲座,这天下藏局也是市委宣传部戏曲名家进校园的活动内容之一。
2月15日学校向学生及家长发布线上教学意见和线上直播辅导课表。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