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专治各种不服-小九徒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天下藏局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专治各种不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专治各种不服

        昨晚上车之时。
       我告诉了夏禧列车预计到达广市的时间。
       实际上。
       列车已经晚点了好几个小时。
       也就是说。
       这小子一直在车站外面等着。
       外面飘着绵绵的冬雨,气温还是挺低的,他来接站倒显得诚意满满。
       在下车之前,小笋丁突然开口对我们说:“那根金棍子,你们两人也玩了挺长时间了,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我可跟你们说,昧未成年人的东西,非常不道德!”
       我没吭声。
       小竹闻言,抬手摸了一摸他的头发:“小朋友,你刚才说什么?姐姐没听太清楚,要不你大声点再说一遍!”
       小笋丁抬头瞅着小竹满脸冷冰冰一副马上要收拾他的样子,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神情憋屈的似乎快要爆炸了,无奈之下,他一把甩开了小竹的手,冲她大嚷道:“男人的头、女人的腰,不能乱摸你不知道吗?!”
       小竹眉毛一挑,满副吓极了的模样,立马拍了一拍胸口:“哎呦,你讲话这么大声,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姐姐当然知道啊,可你不是未成年吗,充什么男人呢?”
       紧接着。
       小竹又要抬手去摸小笋丁的头。
       小笋丁急忙退后了两步,双手叉着腰,气的牛眼瞪起来,咬牙切齿的,嘴里骂骂咧咧着什么。
       小竹也不理他,格格直笑。
       我发现一个大怪事。
       小竹好像能够专治我身边的各种不服。
       我们随着人群出站。
       小笋丁在后面跟着,好像还在跟谁打电话。
       出了车站口。
       迎面突然来了几位乞丐模样的人。
       他们无视我们,直接冲着小笋丁点头哈腰。
       “笋爷好,欢迎回到广市啦,弟兄们好想念你!”
       “咱们的车就在前面,外面天冷,劳驾笋爷移步上车。”
       “......”
       小笋丁嘴角叼着一支烟,没吭声,非常装逼地抬了一抬胳膊。
       那几位乞丐立马将一件崭新的羊呢子外套给他披上了,然后簇拥着他,往前走去。
       前面一辆崭新的桑坦纳。
       上车之前。
       小笋丁突然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吐了一口烟圈。
       “苏渣渣、小四,有事记得给爷打电话,爷罩你们哦!在广市,爷乱朋友很多的,你们尽管大胆闯,唔要怕啦!”
       一口无比纯正的广普。
       我和小竹面面相觑。
       小笋丁在广市有乱朋友不奇怪。
       毕竟老粮帮的人都比较喜欢串联,有的人常年在全国各地跑。
       但这货有如此的地位,倒出乎我的意料。
       肯定不是因为他是颜小月跟班的原因。
       从他刚才的口音来判断,估计这货以前还在广市混过一段时间,而且,还属于混得不错那种。
       我正准备给夏禧打电话。
       忽然之间!
       有人拍我肩膀。
       还没拍成。
       小竹一声娇喝,猛地一扣拍我肩膀那只手,反手双指就向对方的眼睛插去。
       对面反应极快,撤手回档小竹的手,一脚往前踹出。
       小竹抬脚与他相对一撞。
       对方疼得退后了几步。
       小竹再度欺身上前。
       我一把拉住了小竹。
       因为刚才对脚之后,疼得龇牙咧嘴的人正是夏禧。
       “别动!自己……”
       我想开口说自己人,但又感觉不大对头,硬生生把后面那个“人”字给吞了下去。
       夏禧还是那么帅气,头发打着发蜡,戴着墨镜,穿着风衣,风度翩翩像许文强。
       他一边揉着腿,一边满脸无语地说道:“小竹,你吃什么药了,上来就打?!苏子没教过你要尊老爱幼吗?!”
       话语一出。
       他那副吊儿郎当的公子范立马出来了。
       似乎我们之间根本不是敌我阵营的仇人,而是久未相逢的朋友。
       我说道:“你是老还是幼呢?”
       夏禧笑嘻嘻地拍了拍腿:“跟小竹姑娘比,我肯定是老啊!对了,刚才那一下,小竹有没有感到我的骨头有一点异样?”
       小竹问道:“啥异样?”
       夏禧回道:“贱贱的啊!哈哈哈!”
       小竹:“……”
       夏禧说道:“不聊了,我们隔了这么久没见了,今晚好好给你们接风洗尘!”
       讲完之后。
       他带着我们向停车场走去。
       广市火车站全国著名的八个大字,在夜色之下显得熠熠生辉。
       我仿佛回到了在魔都第一次见夏禧的场景。
       这货还是那么热情、奔放,给人无限的信任感。
       停车场停着一辆崭新的奥迪。
       还是广市的牌照。
       看得出来这车是夏禧来这里之后新买的。
       上了车之后。
       夏禧问我们:“这车怎么样?”
       我回道:“不错!”
       夏禧一边往前开,一边说道:“苏子,咱们玩古董的都是不差钱的主,你怎么就不给自己买一辆车呢?每天让我们小竹妹妹风里来雨里去跟着你,你不心疼,我都心疼!”
       我回道:“我倒是想,主要怕你干爹在车上安个什么东西,送我下去跟阎王爷打麻将。”
       夏禧闻言,笑道:“你可别逗了!这世界最不想你死的人就是他了,实话说吧,我死了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你要是死了,他指定得疯!”
       我说道:“谢谢他关心!上次在邙山,我断了他几条肋骨,他难道就不想也弄我一个半身不遂什么的?”
       夏禧摇了摇头:“他的意思,不能因为孙悟空在他手掌心拉了尿,他就脱裤子跟猴子对滋,这样显得非常没品。他不仅要用五指山压服你,还要让你心甘情愿听从他的指挥,去西天取经。只有这样,这才叫佛法无边。”
       我冷笑道:“厉害厉害!他从邙山出来之后,去的是哪家医院呢?看来这医院技术好的有点过份啊,不仅能接骨,还能把好端端的一个人治成妄想成佛的精神病!小竹,改天咱必须给医院送块大牌匾去啊!”
       小竹点了点头,甜甜地回道:“嗯好!夏哥,到底是哪家医院啊?”
       夏禧哈哈大笑:“你们就别一唱一和套我的话好么?讲点正事,今晚你们想吃啥?”
       “火锅!”
       我和小竹异口同声地回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东营市2家书房分别入选山东省“最美城市书房”和“最美乡村书房”。
浙江张某锋贩卖毒品案被列为最高检典型案例。
美国血浆买卖调查:“卖血客”络绎不绝美墨边境沦为卖血工厂。
一图读懂“粘”在网上的数字青年。
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与华为签署深化合作框架协议。
网上“挂人”者被判赔四万余元,网络舆论监督勿超必要限度。
首届长沙市旅游发展大会|刘江红:长沙那么大,一见钟情在雨花。
11月23日0时至14时,西藏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
/木铎千里应/秦沽月/软饭就要硬吃才行/浪浪小林/感谢你们,来过我的青春/诚言。
/仿生纪元/南朝近卫/汉血长歌/西门吹灯零零七/漫年/半生陌。
/反被钓/女寺/炮灰女配觉醒后嫁给了男主小叔/糖醋小破鱼/电竞狙击之刺客列传/南汐笔斋。
/只愿此心不负卿/牧滴/和我做朋友的女主都变了[快穿]/霸道种菜期待天下藏局乒乓球队的小将们能够再接再厉,为学校的荣誉,为团队的发展、为自己美好的未来努力拼搏,再创佳绩。
语文组12月 20日,上海特级教师魏国良老师莅临天下藏局与语文组教师共同探讨PAD教学手段下的语文课堂建设。
开展校际交流是望江中学为拓宽教师视野和提高教师专业发展水平的一项重要举措。
二、关注心理问题。
通过督导检查,督学们一致认为:天下藏局对?预防性侵害学生?工作的高度重视,有完善的预防机制,预防措施落到实处;?课后服务?工作有制度,有管理,形式多样,扎实有效。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