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妖筋-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2章 妖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章 妖筋

        “行了,坐下休息休息。”
       当花狗招呼张砚放下手里长枪的时候,张砚才从那种神经高度绷紧的状态回过神来。
       “退了?”
       “嗯,打退了!”
       扑通一声,张砚贴着墙垛滑坐到地上,手里长枪就倒在身边,双手十指僵硬,似乎因为长时间太用力的紧握而变得暂时难以伸直。
       “哈哈,疯子,你小子适应得挺快啊。头一天上城墙的时候可是吓得屁滚尿流脸色苍白,还倒地上抽抽,一副被吓死了的衰样。这才第五天吧?已经看起来像个边军的样子了。”
       张砚想笑,心里知道花狗说的其实没错,前身的确是被吓死了,而现在这身子换了一个主人罢了。
       休息的时候城墙上也没闲着,辅兵开始提着水桶,带着钩绳跑了上来。他们是当地周边征来的农夫,上不得杀阵,但可以帮着做一些辅助的活计,比如说在每一次攻守间隙上来送水,收尸,还有清理城墙上的血迹和零碎。
       “走,那边要抽妖筋了,去瞧瞧,应该能有你的份。”
       刚换了两口气稍微不那么喘了,花狗就招呼着张砚起身,还拉了他两把,一起杵着长枪到了边上几丈开外刚才张砚捅杀那名跃上城墙的妖兵尸体旁。
       “丙等妖兵一头,妖筋分七段,三段做抚恤,四段分润。李长贵......周时......张砚......”
       穿着两层皮甲且头上铁盔飘红缨的人是书记官,每段城墙上都有一名,一般不需要战斗,也不需要打扫,负责拿着本本将城墙上每一员的所作所为挑重点记下来,作为军卒战阵表现的实证,也是考据功勋的直接标准。
       只见那书记官手拿一柄刀尖分叉的奇型匕首,灵活的利用刀尖的特性挑开了地上妖兵尸体的后背,接着伸进去快速的捅咕两下,然后往外一带,那分叉的刀背如钩子一样正好勾住一根小拇指粗细的绿色筋条,再一点一点的剥离,最后彻底抽出来,总长接近三尺。
       书记官手上不停,妖筋剥离出来之后就开始分段,七段分毫不差,每段均等。其中三段收起来以作抚恤阵亡者,余下四段则分发到刚才点名的四人手里作为奖赏。
       张砚也分到了一段。
       花狗羡慕的说道:“不错啊疯子,这才上阵第五天就有妖筋进账了,啧啧。”
       “老哥,这玩意儿到底能干啥啊?还是就真只是个领赏的标的?”张砚拿着一小段妖筋掂量了一下,有些分量,差不多二两重,表面因为沾着血水有些黏滑,气味居然带着缕缕清香。
       “你不知道?”花狗撇了撇嘴,反问道:“筋骨散你总听说过吧?其中的主药就是妖筋。”
       “啊?”张砚微微诧异了一下,然后脑子里接着便涌出一段并不那么清晰的记忆。让他一下“记起来”所谓筋骨散是何物,同时也把一大片关于荒天域的特殊情况连带扯了出来,重新明晰在张砚的脑子里。
       庞大的讯息浮现,弄得张砚一时间有些恍惚,神叨叨的走到边上,重新贴墙坐下,眼神也没有了焦距。
       “啧,还说不是疯子,这小子脑子绝对不正常。”花狗喊了张砚两句,见张砚不理他,也没生气,笑着摇了摇头。疯子嘛,杀敌的时候能正常就算不错了,你还想要他怎样?
       张砚没心思去理花狗的戏谑,他脑子里浮现的记忆让他急着消化。
       之前见到妖兵的第一面他就知道自己穿越过来的世界和原来的世界大不一样,显得很玄。但具体有多玄,记忆却又模糊。
       如今重新清晰之后,张砚才有一个成脉络的认识。
       从手里的妖筋说起。这玩意儿说白了就是一种药材,如花狗说的那样是用来炼制“筋骨散”的主药。而筋骨散是一种武道中很精贵的增益类药物,可以让武者在修行中更快速更深入的打熬自己的筋骨和力道。特别是对处在武道初期的武者而言尤为重要。
       而由武道和武者牵扯出来的东西可就太多了,也是张砚此时脑子里被塞住暂时晃神的原因。
       武道由武圣“徐风阳”所创立,一篇《武道精义》让无数武者发掘出了自己的修行天赋,从此踏上武之一道。
       上万年时间如梭,光阴更替之间武道逐渐形成流派,也慢慢有了详细且精准的境界划分。
       武道的第一个境界是:淬体,又分初、中、后三个小境界阶段。
       之后第二个境界是:开元,同样细分三个小境界。
       第三个境界叫做:通窍。
       再然后,张砚记忆里就没有记载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武道在“通窍境”之后还有多个大境界,只不过张砚这具身体的前身并不是武者,周围所接触到的武者或者听闻的一些轶事中,也就最高到“通窍境”而已。
       与武者境界相对应的是妖族的实力,这一些记忆就更少了,只有粗略的一点点。比如说妖兵分为三等,甲乙丙。再往下就是杂兵,杀了也没妖筋抽。往上,就是妖将,什么红瞳、白瞳等等,这些也都是张砚前身道听途说来的居多。具体如何还有待验证。
       “修武道......居然没有修术道,也没有修神道的?”张砚好不容易将脑子里突然浮出来的那些记忆消化掉,紧跟着便意识到了一个让他诧异的地方。
       因为在地球的传说时代,也有武道,同时还有术道和神道,可谓百花齐放竞相争艳。后来天地灵气衰竭,“道”才迅速没落,而后“科技”兴起,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可眼前这个世界却和地球的传说时代不同,似乎独有武道而不存别的修行门类。
       “这么说来,我有可能是这里唯一的一个修术道和神道的人咯?!”
       张砚眨巴眨巴几下眼睛,稍微琢磨了一下就觉得似乎自己将以前在地球上学来混饭吃的那些手艺继续捡起来,这事很有搞头!
       首先张砚如今的这具身体是继承的前身遗产,而前身已经早在年幼的时候就被讲武院评判为“没有武道天赋”,属于没办法成为武者的那一部分人,只能顶多练点强身健体的体术防身。
       可在张砚的眼里,这具前身留下来的身躯虽然没有武道天赋,但对于术道以及神道天赋却是不错的。不单单是他的感受,更有实际的体现。比如之前几次他念出道家神咒立竿见影直接起效果,并且效果越来越明显,这些都说明他这具身体在术道和神道方面天赋异禀。
       “那这样的话,我算不算在此界重开道门?”张砚突然莫名的多了一股干劲。
       ps:每次发新书都心情忐忑,只能厚起脸皮求个收藏、推荐、三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兰州气象局回应网友拍到不明发光体:暂不明确,气象无异常。
90后女孩让传统竹编“华丽转身”。
中欧班列东通道累计通行突破2万列。
冒纳罗亚火山喷发。
/我做噩梦能变强/头发掉了/天娇录/北宫厉/大秦:我能召唤万物/水泡腐竹。
/超凡医王/好运连连耶/溅艳/鞠柔./金牌销售经理/莒句。
/校园恋语/一夜幽梦/我靠修仙逆袭人生/莫若安/德扑之路:从直播BB丹牛开始/顾小离。
/破云2吞海/淮上12月,一个人的道门学子在宁波市教育局举办的中小学读书征文评选活动中获奖,名单如下:1906班朱元乾《穿梭在热带雨林中》获二等奖,指导教师周丽娟;2002班华淇奥《英雄——读〈哈姆雷特〉有感》获二等奖,指导教师胡敏琦;1903班杨帆《红颜弹指,刹那芳华》获三等奖,指导教师谢芬芬。
一方面,青年教师从指导老师那里获得了很多宝贵的教育教学经验,另一方面,指导教师也在这项活动中,从青年教师那里,学到了不少全新的教学理念、教学方式等,并通过反思和总结,同样取得了很大的收获。
会议共分为两个阶段,本次会议由年级部常务副主任涂成圣主持。
立冬来临寒意重,北风呼啸霜更浓。
通过观看?模拟法庭?,同学们在情景化教学中了解了很多的法律知识,那些与学生生活既有距离又紧密联系的法律条例,第一次从学生的嘴里说出,更加融入学生的心里。
5月6日下午,世界乒坛传奇巨星,我国第一位蝉联奥运会冠军、4枚奥运金牌得主邓亚萍来访我校,为我校2021届初三毕业生做励志演讲。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