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骰子-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104章 骰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4章 骰子

        说到荒天域的钱坊,张砚虽还是第一次来,但并不陌生。地球上类似的地方也多的是,他走南闯北的国内国外都见识过,玩法也千奇百怪。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拼的是“运气”而很少会涉及到所谓的“技术”。
       或许私下几个人玩玩,还能比拼一下各自耍钱的技术,技术好的也就赢钱,技术不好就输钱。
       可是在钱坊,技术这种东西不是谁都耍得起的,那是开店的人才有的手段。而且钱坊里的技术可不是“耍钱的技术”而是“作弊的技术”。
       十赌九诈,说的就是这个。
       九成九的人其实都知道自己不一定赢,但钱坊一定赚。拼的就是所谓的“手气”,其实就是侥幸。时间拉长了看,跑单帮的赌徒永远不可能赚,最后的结局要么戒掉,要么输掉一切。
       张砚一直以来就对钱坊这种害人的行当嗤之以鼻,他以前接触这些事也是应付场面罢了。但这次他来这里还真就是带着赢钱的心思来的,而且是要赢很多很多的钱。
       一进门,里面的喧嚣声就让张砚皱了皱眉。而且气味很闷,四周全部是厚厚的窗帘裹着,靠着顶上大量的灯火照亮,让屋里如白昼。
       “这事要人在里面不知白天黑夜。”张砚心里很快就有了答案。倒是那屋顶上的灯火让他有些好奇,似乎不是普通的油灯,更亮,而且燃起来居然只有很少很少的一点点烟。
       环视周围,除了中间十余张大桌之外,边上还有一些关着门的厢房。到处都有穿着短打腰间憋着棍子或者短斧的壮汉抱着胳膊四处走动,眼睛不怀好意的总在那些全情投入的赌徒身上转悠,时不时的嘴角带起些许嘲笑。
       进门之后就近就有一方柜台,里面坐着两个账房。他们是做典当的,也放水。输了钱,在这里就能拿到应急的钱票,可以让你翻本无忧。当然,利息很高,就看你自己有没有信心了。
       至于说借了钱没翻本,反而越输越多,还不了钱怎么办?这就不用旁人操心了,钱坊有的是手段将一个活人榨得一滴油不剩。想想这还是吴青翎的店,或许榨的不单单是油,最后魂魄都能给你榨出来利用起来。
       继续往里走。
       厢房估计不容易进,张砚看着大堂里的那十几张桌子,转了几圈,熟悉了一下这边荒天域的玩法。与地球上的那些也都差不太多。甚至他还在一张大圆桌上看到了玩骰子的。
       骰子的玩法不少,但最原始的玩法就两种,比大小和猜点数。其中的变化也有,比如说骰盅里的骰子数量越多表示玩法越难。
       张砚看到眼前这张桌子上是选的三个骰子一个盅。玩法也是猜单双、点数一类的,可供多人和一个庄家来开的玩法。这就是典型的与庄家拼运气的玩法了,不存在赌徒之间的输赢竞争。而且玩法简单,压多少赔多少。
       张砚想了想决定就玩这个了,毕竟简单,不需要多动什么脑子。不过他要玩儿却不能真就去跟庄家拼运气,而是要有一些准备才可以。
       比如说张砚新学会的厌胜之术中的一个小类:窃运符。
       说是符其实也可以说是法阵。是由两套符阵结合而成,一套是“窃”,一套就是“载”。
       不留痕迹的将符箓燃起,化灰之后散落在庄家所占的席位周围,如此一来在符箓效果消失之前,这个席位周围所有人的运势都将如钻了洞的水桶,留不住,全泄掉。至于说泄往何处?那自然就是泄往早就贴了另一套符箓的张砚身上。
       “哗哗哗......”
       荷官摇着骰盅哗哗响,手法熟练,看得出是有技巧在里面的。正常情况下他们如果想要摇出几点那大概率都是可以成功的。没这点手段也当不了和通钱坊的荷官。
       不过张砚知道,这摇骰子只是基本功,在这种场合里用处不大。甚至为了“公平”都是先摇,摇完之后荷官双手离开骰盅,赌徒才会下注。不让荷官耍花样避开桌上下了重注的骰子结果。
       但张砚看了一会儿,明白荷官的千术是在最后掀开骰盅的那一刻,手腕有一个细微且不可查的抖动,这一改变就能将骰盅里的骰子出现变化。不需要每把都通杀,只需要每十把中有七把进钱大于出钱就可以了。这一天下来,这张台子上就能有厚厚的盈余。也能让一些运气好的赌徒尝到一些甜头。
       “没买的赶紧啊!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押上钱,钱票上压上一块铜块,铜块上有号,另一半在自己手里拿着,输赢都有证明那钱是你押注的,免得扯皮或者有人故意找茬。铜块进门时门边自取,出门的时候扔进木桶里就行。
       总之钱坊里方方面面都算是考虑到了的。你只需要安安心心的在这里耍钱就行。
       张砚默不作声的押了一张小钱到单双上。没人注意到他。
       “开!”
       结果对张砚来说没有意外,他赢了。但对于那荷官来说就有些意外了,因为他在开盅的时候手法有那么点失误,导致结果没有如他想的那样发生改变。
       人都会有失误这很正常。荷官只不过心里嘀咕了一句之后就示意边上的帮手开始收、付台面上的钱票。
       张砚继续将本金和刚才赢的全部押了上去,这一次又赢了。但荷官没意外,因为对他来说比起张砚那点钱,台面上另一边的重注才是需要规避的,所以反倒是他帮了张砚赢钱。
       之后张砚停了两把,接着又将本金和赢的钱票全部压上去......
       一张钱票赢一把就变两张,然后两张变四张,四张变八张......这种翻跟斗一样的递增用不了几把就能让张砚在这张台子上变得很是扎眼。
       场子里有种说法叫“跟风”。就是先看准一个手气好的人,跟着他下注。也是许多老油子的玩法。而此时张砚就很快成了不少人眼里的“跟风对象”。毕竟看着看着就连赢了七八把了,这手气还不好吗?
       当然,也有反着买的,同样不少。反着买的人也有自己的逻辑:他都连赢这么多把了,下一把肯定输,跟他反着买我必赢。
       所以这个风怎么个跟法也是见仁见智。
       只不过苦了荷官,额头上已经微微有些见汗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欧盟委员会主席泄露乌克兰国家“机密”?俄高级官员:看上去非常丢人。
老挝三部经典著作在天津出版。
李光洁:《风吹半夏》里演绎商战过了一把瘾|角色。
/樱花不好吃/林小鬼/重生之锦绣皇子妃/云央泽上/末世:全球升温/吃瓜萌妹。
/综漫带着域珠走世界/溪影/东北诡异传闻/陈曦之/[柯南+K]与君同/幸殿的唇膏。
/在美漫世界开出租/堪梦01/我在美国写网文/为戒烟写字从制度上抓牢学困生,而对于优等生则通过引入竞赛教学的方式提升。
?(供稿人:团委 2103班陈佳瑞 谭景荃)
一个人的道门,再道一声:同学们,珍重!? ?3年的时光,我们奋笔疾书勤为径,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回顾革命历程,无数艰苦与热血都化作一首首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萦绕在我们的耳畔。
比较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里面的许多设施都已经搬走,没能亲眼一见,着实可惜。
(供稿:校办杨志丹)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