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砸场-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105章 砸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5章 砸场

        荷官是和通钱坊里的老人手了,向来少有出错的时候,对自己的手段也很自信,他甚至还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淬体境初期武者,走的还是千门科班。一般而言一天忙碌他大不了出个两三把失误就算了不得了,一天零失误才是千门的要求。
       可今天,这个荷官已经足足失误了五次了!所以他额头见汗的原因不是台子上输的太多,而是自己的手今天似乎不对劲。
       “哇!又是连本带利的全押了!这人是不是脑子抽了?这么玩的话输一把不就全没了吗?”
       “啧,你会玩儿?你会玩儿没见你赢钱?叨叨叨的烦不烦?你跟不跟?不跟我跟!”
       “跟个蛋!他都连赢这么多把了,怎么可能还赢?老子反着押!”
       又是两把过后,跟着张砚买的人笑裂了嘴,跟他反着买的人脸色各自难看,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又赢了?!这是连赢的第九把还是第十把了?这人运气简直逆天啊!”
       “嘿嘿,你看荷官的脸色都变了。哟呵,又是连本带利的全压上去,这把要是又赢了的话,那这张台子今天就开始亏了。”
       “哇!又赢了!?”
       “发了发了!老子豁出去全押上跟了他一把,居然赢了!哈哈哈......”
       ......
       确切的说这是张砚连赢的第十一把,只不过最开始的几把没有人注意到他而已。此时此刻整个大堂里大部分人的眼睛都落在他的身上。
       好奇、羡慕、警惕、嫉妒......反倒是张砚自己一直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即便他现在面前已经多了厚厚的一叠大钱,似乎也没能让他有丝毫波澜。
       “这位兄弟,见好就收吧。和通钱坊开门做生意,也不是就做一两天,留些手气明日再来如何?”
       一个五大三粗面相凶狠的独眼汉子凑到了张砚身边,言语如刀,身上撒发出来的气势绝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武者。以张砚的感知,这人应该是一名淬体境后期的武者,在市井里一般而言已经算是少有的高手了。
       瞧瞧周围小心翼翼散开的赌徒,张砚就知道他身边的这哥壮汉应该不好惹,加上对方不俗的修为,多半是他在日常照看这个场子。
       “哦?吴少让我来这边找他的,才玩了几把这就不欢迎了?这不合适吧?”张砚笑眯眯的一点也不慌。别说他就是来找茬的怎会怕?更何况区区淬体境的武者而已,如今怕是连他的五行气盾都破不开,怕什么?
       听张砚一开口就提到“吴少”,那汉子脸上的凶狠表情明显僵了一下,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番张砚,略带犹豫的问道:“吴少叫你来找他?可留个姓名?”
       “张砚。”回了一句,张砚再次将自己手里的钱票全部押了上去,这次依旧是最简单的猜单双。
       只不过因为接连失误到有些怀疑人生的荷官却是手哆嗦,一时间还真不敢摇盅了。心里已经在哭泣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老是出错啊!这是要我命啊!
       “你下去。”
       身后一声招呼算是把这位心理已经有些崩的荷官给救了,他需要下去重新磨一磨手艺,再建立自信,不然这中莫名其妙连续失误的阴影可不好过。
       “换人了?也行吧。开吧。”张砚知道这次换上来的是一个高手。但他不在乎。窃运符窃取的是一个人的运势,跟技术高低没关系。只要你还是活人,活人就会犯错,就会走霉运,那就跑不掉窃运符的影响。
       全押,这种玩法输赢就在一瞬间。输一次,那之前赢的就都是一场空。如今换了荷官,那凶狠的壮汉也没再多说,示意边上手下出去禀报,一边看着这一把的输赢。
       其实硬要说的话,目前为止钱坊在这张台子上输掉的钱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数目。但这种跟风的势头需要摁住。不然那些不要命的赌徒跟着全都选择全押拼一把,那才是钱坊里的大麻烦。
       所以此时这张台子上除了张砚还在玩之外,其余的人都被抽出腰间棍棒的打手给清走了。可以看热闹,但不能参进去。
       “哇!又赢了!”
       “这次赢不少哇!照这么赢下去怕是和通钱坊也扛不住吧?”
       “肯定的!你没见刚才已经有人跑出去了吗?这人报的吴少的名字,场子里一时间还不敢拿他。有好戏看咯。”
       新换上来的荷官也傻了眼,他刚才揭开骰盅的时候明明用了手段的,可是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却出了失误!这不应该啊!要知道他可是和通钱坊里荷官的班头,一年到头都不一定失误一次,居然今天就这么巧?
       “摇骰子吧,咱们继续。”张砚扬了扬下巴,示意荷官继续开。吴青翎没来之前他不准备停下来。
       磨磨蹭蹭的还是有开了一把。没有任何意外。张砚又赢了,荷官又莫名其妙的失误了。他不会知道他失误的原因是他站立的位置所决定的。不论是谁,除非知道如何摒弃窃运符的效果,或者靠自身强横的魂魄和气血强行镇压,不然想要不受影响只能离开窃运符的作用范围。
       可惜,荷官从没有离开庄家席位的说法。也就导致张砚窃运窃得不亦说乎,想输都输不了。
       等到张砚连赢的第十七把的时候,他面前的钱票就有些吓人了。
       “继续呀,这点钱不会就让偌大的和通钱坊扛不住了吧?”
       这话荷官是不敢应的。即便他是和通钱坊里的荷官班头,一样不敢再继续跟对方开盅了。连赢十七把,这绝对不是什么狗屁运气。很明显他今天是遇到此道高人了。所以,明知必输,还往上去撞,这岂不是在告诉别人他是傻子?敢这么做怕是事后难活。
       其实事情到现在,很多看热闹的人并不羡慕张砚。因为按照他们的想法,这一大笔钱虽然眼馋,可张砚能不能带得走还是个问题。别看现在和通钱坊的人没人去拿他怎么样,等一会儿恐怕才知道是死是活。
       就在张砚要继续开口激将的时候,门外进来数人。当先一人正是和通钱坊的东家,吴家少爷吴青翎。
       “张砚,你这是准备砸了我这场子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咬紧牙关鼓足干劲。
四川成都:多措并举让农民工端上“金饭碗”、练就“硬手艺”。
北海公园:关闭室内展览及部分园中园景区。
穿着单薄的老人外出迷路,济南民警驱车20公里助家人团聚。
2022年度三农人物公益推介活动凝聚榜样力量。
刘洋:现在的“太空家园”足足有100多立方米。
三祥新材:目前海绵锆价格较三季度基本保持稳定。
面对面|中国高铁海外第一单的幕后故事专访雅万高铁总师夏健。
/玄幻:从长老开始苟到结局/隔壁的影子/重生军工子弟/葫芦村人/网游之人妖vs人妖/禅清。
/大道令天/我在神界卖烧饼/逃婚后,她被霸总堵在墙角亲哭/四夕水争/重生后我成了偏执王爷的心尖宠/花泪。
/团宠小姐夜依萝/茶沫Aisra/我家竹马不太乖/糖果菌菌哟/女王大人,请赐教/soad味的阿森。
/超神太监/剪水II/魔,主天下/作者7100CjUG1校长吴长楼对教研室专家来校视导表示感谢。
在决赛中,张哲之没有像其他选手一样选择朗诵,而是在不太长的准备时间中,花费心力、施展才华,呈现了打竹板节目,唱起了自己创作的快书《海丝之路》,可谓是独具匠心,十分引人眼球。
学校、教师和校园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一种关系:互相成就、互相热爱,和谐共生,在自由与爱中,活泼泼地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第二节课,语文、地理学科老师分别听取了一个人的道门范学娟、徐达红两位老师的观摩课,之后又在县教研室江晟、陈竹来老师的主持下各自集中进行了学科研讨。
按照预定路线,到达指定地点,把书本分发到学生手中。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