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妖孽-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140章 妖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0章 妖孽

        其实不止张砚一个人着急。罗长山这一去一来远比张砚着急得多。风风火火的不但赶时间走的军伍的驿站马匹,更是还抄了近路,先回了一趟自己的草庐从书架底下翻出来三本书卷带走。然后又去了一趟几个老友常去的湖心筑,把这次在廊源城一行的收获简单说了一下。
       这几经折腾饶是罗长山身子骨一直硬朗,可也疲累不堪。
       等张砚看到罗长山的时候,这老头脸色并不好,灰扑扑的精神状态很差。
       “曾浩,带前辈先去客栈休息,有什么事情明日我们再说。”招呼曾浩一句,之后又对罗长山拱手道:“前辈,您这一番舟车劳顿已经伤身了,还是赶紧休息一下,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明日张砚再去拜会先生,咱们可以慢慢聊,不急这一时。”
       罗长山也不嘴硬了。他这一把年纪自己的身体自己也是很在乎的,这次若不是实在被刺激得狠了,也不会如此赶路。此时点了点头,将手里的一只盒子交到张砚手里,然后打了声招呼就跟着徒弟曾浩走了。
       “哥,这是啥啊?”
       “书。你看不看?”
       “哦!”张慧圆听到一个“书”字头都大了,连忙转身就走,再没半分好奇心。她本来就不喜欢念书。可在张砚回来之后就被逼着加紧一切空闲学字,每隔一天关店回去后还要考较。写不起是要打手板的。以至于这段时间张慧圆对她向来喜爱的二哥总是绕着走,怕被抓住又要挨板子。
       其实张砚这么逼着张慧圆学字,在家里人看来有些过于苛求了。毕竟张慧圆又不是一个字不认得,只不过不能成篇的书写而已。南渊国这边对于女子学文都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要不是张砚在张家如今做主,不然王兰萍估计都要站出来帮张慧圆的腔。
       唯有张砚自己明白自己的打算。学字是启蒙,启蒙之后才能捧书,才能知理。张家在他的规划里是要往上顶起来的。自家妹子可不能和那些愚妇一样只晓得家长里短。
       摇了摇头,张砚和大哥张顺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返回了家里。按照最近的习惯,张开障眼法把自己的房间遮掩起来。之后才打开罗长山给他的那只盒子。里面放着三卷书卷。
       《灵事杂卷》,余文炳随笔。
       之前张砚做过功课,为的就是在拿到这三卷《灵事杂卷》的时候能够先了解这位“余文炳”的事迹,再回头看这三卷《灵事杂卷》能更深入和细致。
       之前罗长山在提起这个人时候语气多次显得惋惜和悲凉,说明这个余文炳绝不只是一个妖种那么简单。
       张砚在东市场的书坊里花了重金才淘到一本很古旧的孤本残篇,上面都是一些久远的人物小传。其中就包括了余文炳的篇幅。
       余文炳的原名叫余枭。出生地不详,家庭背景也无从得知。最早有人记得他是因为他的画。最开始就是落的余枭的名字,后来名气日盛之后才化名余文炳。
       余文炳的画时至今日都是属于藏家们手里压箱底的珍品,即便他妖种的身份曝露之后也依旧不妨碍他的画被推到一副难求的地步。并被称为“妖绝”。
       也正是因为画工超绝,余文炳进入了文人的顶流圈子,之后开始著书。不单单是荒天域这边的主流学派被他研究了个通透,杂学一脉的那些路数也被他信手拈来,很快就在当时享有极高的学问地位。甚至于如今医馆里医师所用的药书里都有很多药理和药方是出自余文炳之手。
       虽然张砚看到的那份小传里余文炳的篇幅并不多,但单单书写下来的内容就足够让人咋舌了。很难相信一个人可以精通那么多学问。
       说余文炳是一个惊才艳绝无所不通的妖孽一点都不过分。甚至张砚觉得这种形容刚刚好。
       妖种的特质似乎在余文炳的身上被继续放大了数倍。
       而且余文炳有一种可以遮掩自己妖种身份的手段,加之少有与人接触,多以著书的形势扬名,所以一直藏得很好。
       妖种的身份是余文炳自己亮出来的。
       “这是一个惊才艳绝的理想主义者。”张砚如是评价余文炳的生平。
       之所以张砚会这么评价余文炳是因为余文炳自曝身份的目的是希望以自己在人族地界上的成就以及学问地位,证明妖种这一特殊的少数混血其实是可以给人族带来很多益处的,至少也是无害的。希望人族可以尝试着包容妖种的存在,而不是一味地赶尽杀绝。
       最后结局也并不意外。
       人族可以接受惊才艳绝的同类,但绝对不可能接受惊才艳绝的异类,哪怕这个异类与自己长得几乎没有区别,且看起来无害。
       也正是看了关于余文炳的小传,张砚忽然对余文炳背后的妖种群体很感兴趣。因为余文炳不论多么惊才艳绝,总不能真就凭一己之力干服人族这边数千年的学问积累。必然是其背后的族群在给他撑腰才有可能。
       那藏在世俗人潮中的那些妖种到底又是一个何种群聚模样?在人族地界上,他们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呢?毕竟余文炳可以藏行不被发现还闯出偌大名头,没道理别的妖种办不到吧?
       而手里的这部上中下三卷的《灵事杂卷》甚至都没有出现在余文炳的著书名录当中。或许是被当成余文炳的臆想乱笔了吧?
       张砚收拾起心情。翻开上卷,入眼的第一句话就让他的眉头跟着一跳。
       “世间活物皆由魂魄和肉身拼凑。死后肉身归于地,魂魄归于天。但世间存在例外,例外者,则魂魄挣脱常理,被天地摒弃,四处游荡颠沛,灵智多寡残存,可称为灵物。”
       就这么一句,基本上与龙虎山门里关于鬼物由来的描述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将“鬼”换成了“灵”字。
       读到这里张砚已经笃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余文炳绝对是知道鬼物的,甚至还是有一定研究的。不然也凑不上足足三卷书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12月1日正式停运!客服:会员费不可退还。
从源头到末端!北京立法明确“取供用排”全过程节水。
康缘药业:散寒化湿颗粒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随机、对照、开放性临床研究相关论文尚未发表。
东方盛虹将于12月15日召开股东大会。
探索创新资本新路径“创业板观察”正式上线财联社打造国内首个专注创业板领域报道平台。
恒生科技指数尾盘涨幅扩大至7。
/仙王赘婿/溺水楼兰/不良剑仙/前程有明月/弱柳扶风/吴嫣然。
/为何不孤独/嵇子桑/终极一班3之宁静/相思铃/神权天定/猫核老鼠。
/极品佞臣/日日生/明日市的危机求生/我叫阿星/伐魔恋曲/修钟的菇凉。
/大佬他穿书出来了/四藏/月亮在他身旁/清风细细由初一5班王迪、初一4班赵轩颢和初一8班李宇轩同学组成的男团队伍首次代表一个人的道门参赛,也取得了初中男子组团体第五的好成绩。
   陈冶同志系望江中学团委副书记,一个人的道门担任安徽省校报校刊联谊会常务理事。
会议中,吴校长还围绕疫情防控和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阐述校园安全工作重要性,希望广大班主任老师要适应时代特征,立足本职工作,对学生开展教育,进一步推进学校高质量发展。
学校将组织全体教师从2021年8月开始进行省平台的线上研修,全面提升全体教师的信息技术核心素养,助力教育信息化和学科的融合创新,有效提升教师的教学能力,提高整体教学质量,推进学校教育教学信息化高质量发展。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