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势大-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195章 势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5章 势大

        三清像已经挂好,并且成功的开了光。此后整个张家宅院就都在三清的神念法驾的威严笼罩之下了。除了最初法驾降下时的阵仗大一些之外,之后的时间寻常人很难察觉这种含蓄的力量笼罩,不会有任何怪异的感觉。
       但对于那些魑魅魍魉来说就属于禁地。敢擅闯,轻则魂体大损,重则魂体直接碎裂。
       再加上张砚给家里人的一贴身符箓以及轮换着不断变得厉害的豆兵作为随身“香包”,安全上也就比之前稳当了许多。
       这是对家里人的好处,对张砚的好处可就更多了。
       三清自带道法玄妙,在其神念法驾的神威笼罩下修行向来会有不小增益,一些生涩之处会被这些玄妙感直接引上正途,变相的缩短修行时度过难题的时间。甚至还能对参悟天地道理有着不错的增益。
       教了王兰萍应该怎么上香和叩拜之后,张砚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再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就出门去讲武院了。虽然已经晚了一些,但他的学生也就两人,上午是周耘,稍微耽搁一会儿并无影响。
       不过意外的是张砚刚让周耘泡进浴桶里不久,就来了一个讲武院的杂官,过来说一名来自北武国亲王府上的武者要见他,找到了院判那里,院判让他忙完了就过去一趟。
       忙完了再过去?张砚闻言笑了笑,然后就挥手说晓得了,让杂官回去禀报,就说他过会儿就过去。
       北武国的人,还是什么亲王?能跟张砚扯上关系的地方根本用不着猜,必然就是一个多月前在向口那次乾南北茶会上的梁子了。也不知道那位被他用言术定住的世子殿下现在如何了。应该很难受才对,毕竟在他的念头里那份言术没有破也没有解开。
       继续低头看书。这回看到了妖族的“势大”。这种书在外面是见不到的。寻常著书的也不敢这么写。毕竟三岁娃儿都知道人族的头号大敌就是妖族,几乎所有人族的国度只要跟妖族接壤都是常年战火不息,只不过近几十年来没有那种举国的大战发生了而已。
       按照书上所说,虽没有直接写上“妖族远强于人族”这样的字眼,可里面内容贯通后稍微一想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来。
       其实单从人族这个整体上来看,和妖族的力量对比其实并不会显得悬殊,甚至算上一些地理上的以及攻防难易度上的因素来说的话,人族最起码是和妖族势均力敌的两边。
       可是,荒天域里已知的人族国度足足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错落分布在四面八方,其中有南渊国和北武国这样的下国,也有不少如华岳那样的上国。而各国之间又有着多多少少的恩怨,时不时的还会有些摩擦。以及存在着以大吞小的各种势头。这就让人族在地理位置上和内部团结上都不理想,更谈不上齐心协力的对抗妖族。
       而妖族造的妖国却并不多。如今也就五六个,但每一个都巨大无比,单从地域上来说就抵得上三到四个人族上国的大小。
       如此之大的妖国为何可以有效的聚合在一起而不会分崩离析呢?这就要说到妖国的氏族制度了。一个氏族治理一块区域,只需要效忠妖国领袖就可以。甚至妖国领袖也是一个氏族,只不过是最强的那一族。
       而氏族之间还有附庸的关系,如此虽然看似松懈,但只需要各管各的就能在名义上不存在分裂。加上领袖的氏族只要一直保持住最强的姿态,那统治的根基和手段就可以保证大方向不会出问题。
       一旦发生战事,氏族和氏族之间会立即联合起来,指挥上会交由领袖氏族派来的人担任,调度起来立即就可以形成战力。
       所以在张砚读完了基本关于妖族的几本藏书之后心里就不由的多了一些疑惑。
       如此强横的妖族为何能与人族形成这么长时间的对峙?即便是所谓的“大战”也多是些以掠夺为主的战争行为,而不是“消灭”和“占领”。
       这就很奇怪了。
       妖族不是善茬,更是把人族当肉吃的狠角色。不可能放在嘴边的猎物不去理会,只不痛不痒的玩消耗,占些小便宜。
       就拿张砚待了两年多的鱼背山来说吧。对面的是皓月妖国麾下的“弦武氏族”和“风啸氏族”,向来这两个氏族也是各打各的,连形成合力的次数就极少。更别说皓月妖国纠集力量来攻打了。就这么时不时的占些玉山果树的小便宜,却总是会丢下不少尸体,跟鱼背山上的守军做血肉磨坊。
       如果不是妖族不想,那就只剩下一个原因:妖族不能。或者说办不到。他们有没法展开以“消灭”和“占领”为目的的国战,
       “这么说来就是有什么牵扯住了妖族的精力咯?”张砚有自己的猜测。
       不过关于妖族的那些趣事,也没让张砚关注太久。书本合上,他便起身走到挂了一墙壁棍子的那面墙跟前,取下了一根全是锯齿的木棍。然后在周耘怯生生的注视下走了过去。
       “好了,先别忙着运转你的心法了。站起来,该捶打了。”
       “老师,今天能不能少打几......啊!”周耘的惨叫声将他要说的剩下的话全都覆盖掉了。
       ......
       等张砚上完上午的课,到堂务楼找到院判萧恕的公廨房的时候,萧恕已经走了,房门紧闭,而一名杂官告诉张砚他要找的人在边上会客厅等等着。
       张砚闻言扭头便去了边上的偏厅,进门就看到一个脸色铁青的中年人坐在一把椅子上,跟前连一杯茶都没有,算时间已经等了一个半时辰了。
       张砚心里很明白这是南渊国人对北武国的人最朴实的态度。即便你是什么亲王府的高手,那有怎样?也配让萧恕这样的院判坐着陪你等?连茶都不配有。
       “我就是张砚,不知这位阁下找我何事?”
       那人压着心头的怒火,看着张砚进来也跟着站起身来,根本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道:“张先生,我家世子之前多有得罪先生之处还望先生海涵。亲王府愿按先生的意思来给予先生赔礼。还请先生解开世子身上之囹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追问核子基因,也别凭空想象误伤无辜者|新京报快评。
江苏高校扎实推进创新创业教育,培育大学生“双创”企业超5000家——激发大学生“双创”澎湃新动能。
“创心服务联通你我”他们用数字技术助力上海联通新服务。
北疆牧民的风雪转场路。
光洋股份:成为某头部新能源汽车客户新能源前轮毂单元总成产品供应商。
北京:完善环京核酸检测服务,落实“即采即走即追”政策。
5大着力点9项重点举措加力振作工业经济实现“开门稳”。
女子打120说“吐血”话说一半没声了。
/[查理九世]陛下,使不得!/饭桶无敌/神的笑/桃夭御灼华/蔷薇盛筵/十四澪。
/灵气复苏后的最强霸体/叶子元/开局扮演李信之我就是太阳/光明始于先驱者/渡鸦裁判所/燃橘。
/身价百亿的神豪赘婿/吃不饱的比鲁斯/狐仙请自重/提莫大将军来到上海科技馆,同学们纷纷在“非洲大草原”、“海洋蓝色星球”等大幅宣传栏面前留下温馨的班级合影。
潘佳萍老师以?免疫调节?为例呈现了基于学科核心素养的单元整体教学设计。
政教处:刘海老师6月5日, 2010届校友陈韵之同学回母校做了一次国旗下讲话,她以 ?受之惠润,利泽他人?为题,讲述了她在学校的教育下如何明悟?共惠互利?,并在离开学校后不懈践行这一理念的历程。
会上,与会人员集中学习了《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公报》。
相比往届中澳班的澳洲高考成绩,高分段人数大幅提升,整体成绩在澳大利亚高考录取系统中继续保持较大的优势。
当他们挥舞着手中彩色的风车,喊着?爸爸妈妈,我们来给你们加油啦!?的口号走过主席台时,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掀起了校运会入场式的又一个高潮。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