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聚集-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206章 聚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6章 聚集

        圣域存于天地夹缝,自成一体,里面阳气不到,阴气不散。被灵神开辟出勾连天地之通道,而后广纳灵族于此。
       但灵神功成身退,早早不知所踪,独留传说于圣域受灵族顶礼膜拜。
       再往后圣域便出了圣位,从一到九,最后定下不再增加。这九位便是大圣王。余下才是普通圣王。
       而大圣王之位常变,争夺激烈,胜者登位,败者成为盘中之物。
       鬼婴匍匐在地,毕宁是它的名字。而它以前是没有名字的,一个被扔掉的刚出生的婴孩哪儿来的名字?它又孑孓一身游荡各处,从未想过要给自己取个名字。直到它加入圣域,拜在圣域行八的大圣王“永和圣王”的座下为徒之后,永和圣王才给它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
       “师傅,徒儿已经派人查了,那张砚比徒儿之前以为的更加难以琢磨。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如陷进和屏障一般把自己家里弄得难以入内。徒儿让薛灵饲前去试探,结果连院墙都没能透进去就被毁掉了半边魂体......”
       听完毕宁的话,头戴高冠,一身黑袍,留着长须模样的永和圣王脸上并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
       也不见什么动作,毕宁身边跪伏着的那个薛谋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到了永和圣王的面前。
       这只灵饲都被吓傻了,如鸡崽子一样连与魂体比它大了数倍的永和圣王对视的勇气也没有,哆哆嗦嗦的任由对方侵入一股力量在它的混体内搅动,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片刻之后那灵饲被扔了回去,同时一道魂魄能量被塞进了它的体内,让本来魂体重创的它,瞬间便恢复了大半,惊喜得跪伏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魂体损伤很奇怪。不是被吞噬,也不是被斩去,倒像是直接被什么力量给融化掉了。不留痕迹,更干净利落。”
       永和圣王低沉的声音像是在自言自语也是在给周围矗立在他身边的那三位普通圣王,以及多大十二位的灵将讲明情况。
       如此大的阵仗已经许久没有在圣域里出现过了。上一次还要追溯到几十年前。这一次永和圣王兴师动众的从圣域里出来,全是因为自己新收不久的那名鬼婴徒弟的言语。
       红七圣王本来在永和圣王座下打理几处与圣徒一直经营的豢养地。为永和圣王以及一大批圣域的灵族提供最上等的灵童以供吞噬。可最近因为一桩圣徒出事所以出去处理,结果一去不返。永和圣王便派了自己的新徒弟去探查原因。
       为什么直接派自己的徒弟去?因为永和圣王要先审审自己这个徒弟除了鬼婴的天赋异禀之外,灵智方面是否出众,灵觉方面又有无出彩的地方。
       结果毕宁带回来的消息倒是把永和圣王给惊到了。
       一个不需要靠妖兽,也不是妖种,甚至连武者都不是的活人,却可以将灵族赖以为生的阴煞之气和戾气全部从魂体中清除掉,还原成最原本的生魂状态,之后归于天地。这在永和圣王听来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可后面毕宁再三保证自己所说的都是事实,并且将自己曾经的经历也讲了出来。言辞凿凿间让永和圣王也不得不谨慎对待。
       加之一个座下一名圣王的消失,本身就不是什么小事。若毕宁说的是真的,那再派同样实力的圣王过来也极可能再有损失。倒不如亲自跑一趟。看看到底是不是真如毕宁所说。这世上又多了一种可以与灵族为敌的手段。还是妖贼里的某个老东西在作怪。
       “王上,如此的话倒像是魂体被烈日暴晒之后出现的下场。”
       “哪里来的烈日暴晒?应该是某种专门针对我们灵族的陷阱。避开就是。”
       两名圣王在说自己的看法,余下的一位则是一言不发。
       永和圣王也不置可否,出都出来了。没有那么多时间耽搁,他也不能离开圣域太久。
       “走吧,毕宁,前面带路。”
       “是,师傅!”
       一行鬼物齐齐沉入地下,开始朝着廊源城方向奔行而去。
       深夜。张砚将已经被他炼成黄铜色的九颗豆兵洒在了小妹和老娘的卧房周围以防不测。同时他自己盘膝坐在三清神龛的小屋里打坐静修,没有如以往那样早早入睡。
       昨天特案司的那位叫沈午鹫的掌旗官来过之后,张家周围的盯梢就没有断过。并且在今天下午,张砚明显感应到了数道很强的气息出现在了张家附近并且不走。等到入夜,这些强横的气息更是活跃,并且数量一直增加到了足足十二道。其中有一半都在昨天见过,张砚记得清楚全是沈午鹫一路的那些侍卫。甚至沈午鹫本人的气息也在这些人当中。
       这些特案司的人想要干嘛?
       其实相比起防备鬼物,张砚更担心的是沈午鹫这样的厉害武者。因为家里的三清神龛里的神念法驾对鬼物属于禁地,但却拦不住活人的入侵。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家里老弱就容易被波及到。
       要么直接将人引开?还是主动出击将对方一个个解决在宅子外面?
       闭眼静坐的张砚心里一直泛起波澜,杀意在他身上时隐时现。连带着面前三幅三清画像也微微扬起阵阵肃杀的味道,似乎在于张砚的情绪同步。
       当然,张砚闭着眼,也没有注意到三清画像的微妙变化。
       不过很快张砚的感知被宅子外新的变故弄得猛的睁开了双眼。
       “这是......圣域的那些鬼物?!来这么多!?”
       在张砚的感知中,突然从地下冒出来十余道阴煞之气浓郁的魂魄波动,伴随着强烈的戾气。与他超度过的那一只鬼王相似的就有足足三股。更有一股远强于其它。甚至感知里那魂魄的凝实度几乎可以等同于实体化的程度!
       那就是白羽所说的大圣王?!圣域中实际的掌权者?这份魂魄凝实度就算是类比到龙虎山典籍里的鬼修也是极为厉害的那一类了,比张砚之前以为的要离谱得多。
       另外,张砚这边发现了那些鬼物,似乎另一边,那些围过来的特案司的人也发现那些侵袭过来的鬼物,已经明显的放弃了之前合围张家宅子的动作,而是聚在一起,冲着那些鬼物聚集的方向摆开了阵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常喝碳酸饮料,会引发痛风?医生回应。
痛心!海南高速公路上一辆小轿车撞上挖掘机,1人死亡。
俄军解释从哈尔科夫地区部分撤军原因:为增强顿涅茨克方向攻势。
投洽会折射“一带一路”经贸合作走深走实。
中秋假期·出行铁路公路客流回落水路客流环比增加。
天然气太贵德国电取暖器热销。
明天开学,会限号吗?天津交警回复来了!还有这些出行提示。
员工多次迟到遭辞退?法院:应综合全部证据认定出勤情况。
贵阳战疫|小区静了,干点啥?云岩区冠竹苑小区:“果蔬团购群”变身“养生健康群”。
山东青岛港:小长假迎来进出口装卸高峰。
/穿越倚天之我是张无忌/断星飞流/都市五行灵珠传/久伴长相思/我有一道可斩天/西瓜一号。
/梦里的绝艳少年/角落里的一只猫/Chaos/夏雨柠栀/病娇总是想杀我/小落兮儿。
/阳间鬼域/半忆往生/从云雾山庄开始/白眼大帝/我的超凡马甲掉线了/板砖镇四方。
/邪灵世界:我以肉身横推此世/一魁梧大汉这些观点,让到会者很受启发。
学校不遗余力,集全部力量做好教学和防疫两不误。
另外,专家组还参观了学校体育馆、学科教室、三史教育阵地、学生发展指导中心和民族教育,学校的各项工作得到与会专家一致好评。
一个人的道门毕业班学生代表高三(9)班施岚同学发言,在发言中她对母校、老师和同学表示感谢。
李中2016届中澳班毕业生在2015年的澳洲高考中取得了辉煌的成绩,64位学生的成绩和竞争力在澳洲大学录取系统中的平均排位分达86.1,继续保持在优秀学校行列。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