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平复-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211章 平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1章 平复

        一夜无话。天明之时,张家一如昨日往常,王兰萍早早的就起来了,跟梅姐一起张罗早饭。张慧圆也起得早,按照张砚的要求在小院里抬抬腿扭扭腰,一通活动之后小脸红扑扑的见汗。
       张砚也起来得早,或者说他根本一夜没睡。
       昨夜局面虽然不至于冲到张砚的底线,但依旧很危急。甚至突袭得手也是占了荒天域里没有谁对道门的手段有半点认识,打了一个出其不意。再加上地利的因素,让张砚在施法时借了三清的光,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好的效果。
       除了美中不足的放跑了最大的那只鬼王之外,还有就是事后实在疲累得太厉害。
       修士的累很少会说肉身上的疲劳,因为肉身的疲劳可以用灵气来快速缓解,不会像普通人那样麻烦。所以修士的疲劳一般是因为体内灵气的消耗所引起的。因为灵气是慢慢积攒起来的,不是睡一觉就能解决的问题。
       当然,这种情况也可以借助丹药的帮助快速恢复。但回灵气的丹药同时也是辅助修行的丹药,张砚目前还没炼过。比如他准备开始着手炼制的“培元丹”就是其中之一。只是可惜缺少玉芝兰干,所以暂时还没办法动手。
       于是张砚只能靠着吐纳术一点一点的恢复,同时也没出门,就坐在三清神龛所在的小屋里静修。照目前的状况恐怕得好几天才能恢复过来。
       张家人一如往常那般过日子,可廊源城里却是炸翻了锅。
       除了张家院子附近的那一片宅子里的住户对昨夜的响动一无所知之外,廊源城里别的地方可都憋了一肚子的话,可算等到天亮出来找人好好的唠唠了。
       后半夜那么大的阵仗,噼里啪啦的雷声电光吓死个人!不少人被吓醒,后半夜都睡不着,七老八十的也没听过这么密集的雷电声。最关键的是打雷闪电,却一点风一滴雨都没有,这种怪事谁见过?
       唯有被特案司下了迷烟,被张砚的障眼法挡住了视听的张家附近的住户以及张砚的家人,整个廊源城的人都在聊这个。
       而且这些闲话到近午时的时候就更是掀起了高潮。因为在很多地方都发现了被雷劈过的痕迹。有些是路边,有些是墙面。密密麻麻的数下来居然不下二三十处,很多地方明显被雷劈了不止一下两下,地面石板都碎了,陷下去半尺深。看得人咋舌,不知当时雷劈是多么骇然。
       老百姓们只不过是摆个热闹。瞧一瞧,吹两句,过后谁还会多想?老天爷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兴许昨夜老天爷喝醉了呢?
       但负责城防的廊源城卫戍可就没这么轻松了,也不敢这么轻描淡写的就揭过去。老天爷喝没喝酒他们不知道,但这种事情绝对不寻常那是肯定的。因为谁也没听说过打雷还有这种瀑布一般的打法。事出必有因。不查清楚,卫戍可坐不住。
       结果一查,卫戍主官周仓的眉头就直接皱了起来。因为按照那些沿路的雷击的痕迹分布,中心应该最密集才对,可事实却相反,中心处一点雷击的痕迹都没有。而且中心点周围的住户甚至连昨夜的雷击都是第二天起床后才知道的,他们全都“睡得很沉”一无所知。
       这就很可疑了。听上去似乎是有人故意用手段把一些住户给陷在睡梦中,然后做了些什么,包括昨夜的那些诡异的雷电。
       而周仓皱眉的原因是,那些雷击处的中心位置居然会是张砚宅子。一想到张砚那一身莫测的本事,周仓的脑子里就闪过许多种可能。但最大的疑点却是那些雷霆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手段?世上真有可以御使天地之威的办法吗?
       若是旁人说“有”,有可以御使雷霆的办法,周仓多半嗤之以鼻觉得此人已疯。但若是这件事跟张砚有关系他就不得不在心里多转几个弯弯了。
       这事儿怎么办?
       周仓在营帐里来回踱步许久,最后觉得一边走一边看。
       走,是要继续按照正常的流程去确定昨晚的雷击不会影响到城防。但雷击的原因,那就不是说一时半会儿查得明白的,万一真是什么千年一遇的奇观呢?谁也说不出个错来。
       看,是看此时待在廊源城里那些特案司的反应。因为特案司对于这类事情往往最是敏感,一般都会派人来调查,也会积极与卫戍沟通情况。一旦特案司的人死盯着,那周仓就得做出相应的反应,至少表面上要有反应。
       若是特案司的人没什么反应,那周仓也就做做样子,不论情况是不是真与张砚有关系,他都不准备摆到张砚面前去。招人厌。甚至他还真希望那雷霆是张砚招来了。若是张砚有这本事的话,那他那个跟着张砚当学生的儿子周耘是不是也有可能学得到?这份念想总得有的吧?
       不过就在周仓做好准备跟特案司的人打交道的时候,一整天,特案司的人影他都没见着。甚至第二天也没动静。按照一般的惯例,卫戍这边都查了一遍收拢人手回大营了,依旧不见特案司的人。
       嗯?这是忙不过来了吗?周仓心里如是想到。同时也松了口气。让下面人把雷击的事情按下去,给兵部衙门去一份情况汇报就行,排除城防威胁,别的就两字:待查。
       所以看似很大的阵仗,最后却在廊源城里雷声大雨点小的很快就偃旗息鼓没有波澜。顶多就是茶余饭后会有时候聊一聊“那天晚上好大的雷哟!”这样的闲话。
       经过两天的休息,张砚算是恢复了不少,虽然离完全恢复还差一些,但已经有七成力量回来了。他甚至依旧没有去领那些功德,靠着打坐和吐纳在恢复,一直没有进入功法的修行状态。
       倒不是说张砚在放松,相反他这段时间一直在紧绷着自己,调整着自己。他需要一个最好的状态来为下一次的突破做准备。
       没错,张砚笃定自己一旦接收功德灵气的话必将直接突破掉此时的境界。进入道丹境后期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甚至踏入道丹境之后的下一个大境界都有很大的机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月光所照,皆是故乡”,看援藏教师的别样中秋。
“元宇宙”里卖的月饼是什么味道?。
俄乌双方公布最新战况。
/旧纪元来客/熊说/反派争着为我殉情/小酒肆/何处惹尘埃/陈怪人。
/全职都是世界的错/攀蟾折桂/不靠系统的我就是five/无聊闲的发慌/心世间/魂九尘。
/[综英美]论女神爸爸们都是大佬怎么办/南希希/浪天刀/只猪侠 党员教师集双重身份于一身,意味着更高标准,更高使命和期望。
从执教数十载的名师前辈,到各类比赛中屡获佳绩的中坚骨干,再到初登讲台的后辈青年,先后共有十多位教师呈现了各自的精彩课堂,展示了《项脊轩志》《游褒禅山记》等经典课文的同课异构,一个人的道门《留侯论》《断魂枪》《齐桓晋文之事》《上枢密韩太尉书》《报任安书》等篇目的特色教学风貌。
立足新阶段,学校党委确定了“传承人文教育、建设幸福潍中、创办卓越学校”的办学目标,一个人的道门更好做到深化、细化、具体化,需要全校上下群策群力思考践行。
会上,刘云结副校长一个人的道门对此次考试情况进行了全面的通报和详尽的分析;教研室、教务处相关负责同志,结合目前的状况就如何进一步做好下一轮复习迎考工作进行了部署和针对性安排;随后,陈小平校长在客观、冷静地分析了全县及一个人的道门的形势后,高屋建瓴地对下一步的迎考工作提出了务实的指导性意见。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