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不懂-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267章 不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7章 不懂

        夜风徐徐,长湖郡的一处没有名字的乱葬岗上此时站了六个白袍人。
       其中一人正是才从北江郡连更连夜快马赶过来的白羽。其余的五人年纪看起来都在白羽之上,其中一人已经须发皆白。
       “这就是你说的那种铃铛?”
       居中的那位最年长者手里接过白羽递过来的一只半尺长的古怪铜铃。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仔细查看,脸上饶有兴趣的表情。
       白羽站在最左侧,微微欠了欠身,连忙回答说:“是的老祖,张砚说这种铃铛可以发现并拘禁最弱的那一种灵族。”
       铃铛有一个单手握持的把手,顶端才是铃铛的主体。上面可以看到许多复杂的纹路,像是铸造上去的又像是刻上去的。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分量。但这铃铛也很奇怪。轻微的摇晃是摇不响它的。除非是伸手指到铃铛里面去拨弄才能咔咔的不痛不痒的响两声,还很难听。
       所以,这玩意儿真的能有用?
       当然,心里再怎么怀疑,也不能不重视。因为这是张砚拿出来的东西。虽然用途听上去很不靠谱,可就像张砚其人一样,本身就不是一个能用常理揣度的人。
       所以白羽才会赶到这处乱葬岗来。因为这里是离他口中的“老祖”静修最近的一处乱葬岗了。也是最适合用来试试这铃铛是否有用的地方。
       再看看,在场的六人,包括白羽在内,他们的肩膀上都蹲着一只吞兽。只不过这些吞兽的皮毛颜色各不同。白羽肩上的最是淡色,而那须发皆白的“老祖”肩上蹲着的那只吞噬浑身几乎如墨。
       “好了,开始把。这里的伪灵族应该有,去找找吧。”
       那老祖发了话,其余五人连忙躬身应是,然后肩上的吞兽便飞起散开,各自去寻找去了。留在原地的六人继续说着话。
       “小羽,外面传的那种壮骨丹你可见到过实物?”
       “没有。壮骨丹如今就只有东军军帅石轩那里有传过,且消息不假。别的地方并没有谁传出过消息。我也没有见到过实物。如今那张砚突然展露了很厉害的杀伐手段,估计所有想要对他用强的势力都还在掂量和观望。
       不过廊源城城卫官周仓和张砚的关系密切,而且在张砚困顿之时周仓给了张砚很多帮助,算是于张砚有恩。我猜测周仓当初在张砚不显山水时就铁石的站在张砚一方,或许也有壮骨丹的关系在。只不过周仓的修为尚未抵达瓶颈,壮骨丹传出来的效果对他而言不会立竿见影,有可能还藏在手里也说不定。”
       “壮骨丹的事情同样很重要。我族一直夹缝求存,说到底还是实力不济。只能给两族充当打手。人族这边尚且好些,妖族那边的族人更是日子艰难。但我族天赋超群,若是有壮骨丹相助,以人族的武道加持,妖族那些强者也将不再能够肆意拿捏我们。族群处境改善,甚至谋一片属于我族自己的地方也并非不可能!
       不过张砚的手段还要继续观望。此人履历我也看了几遍,看似普普通通全靠运气,可实际上却是步步为营稳当经营。如今他在南渊国里基本上已经不存在谁会肆意的去与他冲突了。所以我们也要更谨慎。
       若是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的手段难以传授,那自然可以和他相安无事,甚至可以继续交好。若他说的是假话。那必须要雷霆一击,斩断祸患!
       明白吗?”
       “白羽明白!一定会盯紧张砚的。不过我离开廊源城之前两天,张砚在杂学书院里又招了一个学生,但却是从上百个娃儿里选了一个。看起来的确不易找到传授的苗子。”
       “嗯,继续留心,还是不能大意。”
       说话间,刚才飞出去搜寻的五只吞兽一起回来了。其中三只没有收获,两只的嘴里各叼着一只野鬼。
       野鬼挣扎着却不能从吞兽的牙齿间逃脱。张牙舞爪的样子狰狞中其实也带着几分凄惨。
       “嗅嗅......”
       嗅了嗅鼻子,然后分享着吞兽的视线,看到了那两只野鬼。
       于此同时,当两只叼着野鬼的吞兽靠近是,那“老祖”手里拿着的铃铛毫无征兆的就自己摇晃起来,虽然并不急促,可声音却清晰清脆,一点不像之前那种摇不响或者声音难听的样子。
       “先别靠近。”老祖拿着铃铛,眼睛里闪着好奇,阻止了两只吞兽的靠近,停在远处差二十余丈的位置。
       然后老祖拿着铃铛一步一步的往两只野鬼的位置靠近。而他手里的铃铛声响会越近越急促。反之退到三十丈之外,铃铛就会变回之前死气沉沉的样子不再有反应。
       “还真能示警。不过距离应该额是二十三丈左右。”
       继续往前,但故意错开正确的方向,没想到那铃铛还会发出别的声音,似乎是在提醒你方向错了。
       “居然如此灵性?!”这些包括那老祖在内所有人都惊到了。明明是个死物,却表现得像是有灵智一般。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等到靠近那两只野鬼只有三丈的时候,铃铛突然冒出一阵金光,那铃音也像是多了一种古怪的节奏,一种旁人感受不到,但那两只在吞兽嘴里叼着的野鬼却能感受到的巨大吸扯力道猛的出现。拉扯着它们从吞兽的嘴里慢慢撕扯出来。
       “放开一只。”
       老祖发话,其中一只吞兽立即松开的嘴巴,下一瞬间那只脱离兽口的野鬼如被无形的力量吸住,并且不断的挤压,短短数丈的距离之后就变得只有豆子般大小,最后收入到了铃铛当中消失不见。
       “再放。”
       第二只野鬼又被放了出来,这次所有人都把注意力和感应提高到最高,甚至借用了吞兽的特殊感知,可依旧没能察觉出铃铛到底将两只野鬼收到哪里去了。更看不懂这铃铛是怎么办到这种神奇的事情的。
       眼前的这一切已经颠覆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这与吞兽以灵族为食完全不一样。铃铛是死物啊!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被收入铃铛的两只野鬼并未消散。因为他们可以从铃铛上感应到很微弱的属于它们的魂魄波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2260只!云南大山包越冬黑颈鹤数量创历史新高。
韩国和欧盟建立数字伙伴关系,将加强在半导体、量子技术、网络安全等领域合作。
原创动画|不动摇、不走样!专家回应二十条优化措施各地落实情况。
太原市小店区有序解除临时静默管理基本民生服务场所限流开放。
阿根廷报告首例猴痘死亡病例。
新疆克孜勒苏州阿图什市附近发生48级左右地震。
/恐怖世界之我玩坏了好感度/蓝凉/今天起,我的世界我做主/逸毅/道心人间/5728。
/嫁入豪门后我被宠上了天/朽木刁也/窝在山村做神医/鱼妙清/松林照晚响清泉/聆风听雨。
/旋转门/绛叶石头/紫色之梦/紫熏梦参与一个人的道门?与校长有约?共进午餐活动的同学都来自高一年级,即将面临学考的他们,对于取得理想的成绩十分期盼,同学们还积极向于书记请教如何提高成绩等备考的注意事项。
伴随着雄壮的国歌,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就一个人的道门学校工作的开展,提出了规划与目标。
此次活动为期一天。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