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刘蕊-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296章 刘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6章 刘蕊

        张砚对于吃食已经没有刚需了,更多的是在满足口腹之欲。
       在廊源城的时候张砚就经常满城转悠,见到好吃的就买来尝尝。后来有了讲武院里的差事和杂学书院的差事之后才算消停下来。加上家里梅姐的手艺很不错,也常跟她以前酒楼里当大厨的朋友学一些新菜式,张砚在家里也是很有口福的。
       但皇宫里的宴席倒是大大的出乎了张砚的意料。
       本以为档次越高的地方餐食就越美味。王碾这货也常跑御膳房,回来说梦话都是“好吃”和“还想吃”。张砚来的第一天也在皇帝的书房里被招待了一餐,虽然简单也味道不错。
       可如今大宴,桌上的菜倒是精美,摆盘摆得跟画一样,可一筷子夹了放在嘴里完全就是另外一种体验了。你不能说它难吃,毕竟食材摆在那里,厨子也不是吹出来的。可你要说好吃的话就真谈不上。寡淡的口味,连调味的盐似乎都刻意的少放了很多。
       这是怕做得太好吃了让臣下们整天想着来蹭饭吗?所以故意做成这种样子?
       其实张砚这是误会了。国宴不比平时的餐食,是有固定的规矩的。不论是菜品还是口味,甚至餐具都有规定。除非有特殊情况,不然后代皇室是不许随意更改的。甚至做国宴的厨师都和平日里供给皇宫各殿的厨师不是一拨人。
       所以国宴的口味古怪只能说定下这一桌宴席规矩的南渊国先皇的口味实在是淡到了极点。
       不过厨师虽然不是同一拨人,可供职于御膳房的宦官和宫女却是不会变化的。
       “咦!小馒头!小馒头!”
       就这么一晃神,张砚还在感叹碗里的这只“翡翠虾”做成原味其实也还不错的时候,一直在他身边坐着百无聊赖的王碾突然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还大声的朝着不远处端着盘子的一个小宫女喊话。
       小馒头?张砚第一时间就想起,王碾之前在宫里闯祸把人皇子、世子吓得屁滚尿流还烧了一座偏殿,好像起因就是帮一个叫小馒头的宫女出头。如今见到正主了?
       张砚偏头看去,身边的王碾已经小跑着冲到了那宫女的身边。
       “小馒头,是我呀,你石头哥!”
       “石,石头哥。我,我要干活,我,我得先走了。”小馒头吓得脸都白了。她们之前可是被御膳房的执掌亲自告诫过,送菜的时候一点岔子都不能出,也不能吭声,快进快出,决不允许在席间拖沓,影响席面上各路贵人的食欲。
       特别是之前不久,小馒头被打,杨睿和王碾大闹皇宫一场。其实小馒头的处境最难。要不是杨睿被身边的侍卫提醒,然后主动找到御膳房的执掌亲自关照的话,小馒头不被打死也要脱层皮。
       身为下人,因为你让皇子世子受了伤,不论你是不是委屈,你都要受罚。这是惯例。当然,杨睿出面之后,以他此时在皇室里的地位,小馒头才得以幸免。
       这次大宴,小馒头没想到王碾也在,还被叫住了,心里担心回去又会被惩罚,也担心王碾又惹上什么麻烦。一边回了王碾一句一边就想要快点离开。
       “小馒头,你去哪里啊?我帮你吧,我也会端盘子的。”王碾正无聊呢,桌上饭菜又不合他胃口,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玩伴怎会甘心?
       小馒头扭头怯生生的看了一眼王碾,实在不敢多留,只能任由王碾跟在自己身后。
       这一幕逗乐了不少人,但都笑得适度,场面不适合开张砚的玩笑。甚至皇帝杨升也只是笑了笑,对王碾中途离席的行为也不以为忤。
       当然也有不少人悄咪咪的朝席间的张砚投去鄙夷的目光。皇宫大宴期间居然如此失礼,而张砚居然视若无睹。暗道果然下等人就是下等人,再有本事也改变不了粗鄙的本质。
       不过不论是看个乐子,还是心里鄙夷,但谁都没有当面说什么。皇帝都默许了,需要旁人多事?
       于是就见王碾时不时的端着盘子跟在一个小宫女后面穿梭在席间。
       没多久,最后一个菜上完,王碾非要拉着已经暂时做完活计的小馒头去张砚所在的那一桌,说是要把自己的哥哥兼老师介绍给小馒头认识。
       换在别的时候别的场合,小馒头或许还真就跟着王碾过来给张砚行礼问好了。可现在她分明看到王碾所指的那一桌边上可是坐着皇帝的!那边小馒头怎么敢去?脑袋要得跟什么似的就是不过去。
       两个娃儿于是就在殿里僵住了。一双双眼睛看过来,王碾倒无所谓,也不怕,可小馒头都快吓哭了。
       “呵呵,你们过来。”
       能在大殿里主动开口的人只有皇帝杨升。他很喜欢王碾那种猴精猴精的气质,加上又是张砚的学生和亲家弟弟,于是格外的和善。见两小孩拉扯上了,也好奇心勾起来了,开口让小馒头和王碾一起过去。
       这把小馒头吓得都不敢动了,边上一个宦官连忙过来提醒,小馒头才慌慌张张的跟在王碾身后到了最前面的那一桌前。
       大礼参见之后,皇帝笑眯眯的问了王碾几句,诸如“你怎么认识我宫里的小宫女的?”后面想起自己宫里偏殿被烧,于是笑着说“原来你小子就是为了她揍了皇族好几个子弟,还烧了朕的宫殿?”
       全程王碾都嬉笑着一点不怯场,而小馒头则是跪伏在地头都不敢抬,甚至身子都在微微颤抖。如浮萍一般的她哪里敢如王碾那般肆意?小小年纪已经晓得苟且偷生的道理了。
       突然,张砚开口了,笑着朝跪在地上的小馒头温声说:“小姑娘,抬起头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或许是张砚的声音温和,或许是不敢忤逆在座的任何人,小馒头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朝着张砚看了过去。看到一张笑容亲和的脸庞,小馒头莫名的感觉到一阵轻松,似乎没那么紧张了。
       “回贵人的话,奴婢叫刘蕊。”
       “哥,刘蕊是我的朋友,她的小名叫小馒头,我给她取......”
       张砚瞪了一眼,直接把王碾后面的话瞪了回去。然后才重新笑着看向依旧跪着的小女孩。
       这女孩比王碾小一两岁,应该和杨睿差不多年纪。模样清秀,有些瘦。
       “刘蕊,我这里有一样东西,你可以帮我拿一会儿吗?”
       张砚从怀里拿出来一个核桃大小的正六面体,正是天赋尺。只不过比他初炼的那一只缩小了很多。被他现在随身带着,遇到机缘也不会因为拿不准就轻易错过。
       刘蕊不敢说拒绝,王碾跑过去帮着传了一下,最后天赋尺到了刘蕊的手里。
       “别怕。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心里数十五个数就行了。”
       “我,我不会数数。”
       “那王碾帮你数,好吗?”
       “嗯!好!”
       十五个数不到,那天赋尺上猛的亮起一抹亮眼的华彩,让张砚的心也跟着猛的跳了一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俄能源部长:不会亏本向限价国家出售油气。
美媒述评:美国深陷系统性基础设施危机。
嫦娥五号样品发现月壤矿物中存在高含量的水。
/现代奇闻录/孤帆落影/赘婿出山/李闲鱼/灭世雷神/鞘翅萤火。
/穿越之不甘心当炮灰的我/傻悟净/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君小梓/从斗罗开始震惊万界/寒门天下。
/星剑梦/慢半拍女孩/15亿游戏大神/二刘无文采/幼时的你/孑梧。
/爱他风情摇摆/代号零零一/小祖宗/逐心/我的大龄老婆/蒋小天天。
扶贫夜校的举办及帮扶工作会的召开,不仅拉近了干群关系,而且使扶贫政策进一步得到落实,有助于树立和谐文明新风,为脱贫攻坚建设注入了强大动力。
从4月7日高三年级学生正常开学复课开始,志愿服务的12名党员按照排班表,每天清晨就开始热情饱满,耐心组织学生有序进校,协助学校领导按流程对学生进行体温测量,细心提醒学生正确佩戴好口罩,引导学生有序进入班级。
此次《?惠利?学校文化框架的建构与实践研究》作为宁波市教育科学规划重点课题立项,将进一步促进学校立足长期经验,统合学校理念、制度、活动和环境,将优质的教育不断向孩子们更多更好的梦想延伸。
2004年,学校成立李惠利中学艺术教育中心,成为了学校?一体两翼?办学策略中的重要构成。
库车县第三中学的同学们说,?这个10月,仿佛整个世界都被书香满溢。
给同学们锻炼的机会和展示自己的平台,意义重大。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