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端山-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298章 端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8章 端山

        “教养?老夫从小有人生没人养,前半辈子活得跟狗一样,哪儿来的教养?倒是张教习这一身本事古怪,被传得神乎其技,惹来老子心痒痒。专门在此候你,可别让老子失望啊!”
       一声怪叫之后,一个身影突然从路旁阴暗的角落里跃了出来。身形佝偻消瘦,听声音也应该是上了些年纪了,加上自称“老夫”,就当此人乃一老者。不过脸上带着一张面具,看不清具体样貌。
       不过这老头的话里却很有意思。丝毫比介意别人说他没教养,按他的话来说“有人生没人养”,自然也就谈不上教养了。
       而且也表明了态度,那就是冲着张砚的古怪本事来的。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仇什么怨。
       “你们退开些。”张砚摇开手里折扇,让王碾和刘蕊往后面退。既然无仇无怨那殃及两个小娃儿的概率就很小了。所以他没有让两个娃儿跑开。另一方面也是担心让娃儿跑开会刺激到眼前这个面具老者,以免做出激动的行为为难两个娃儿。
       “啧啧,你倒是上道。放心,我要是失手把你打死,这两个娃儿老夫不会为难他们的。”老者言语里满是张狂。给人一种邪异的感觉。
       言罢,那老者身形如奔到急速的猎豹,眨眼间便跨过中间十丈的距离,手里两柄奇型的弯钩一般的兵刃一左一右划出一道扭曲的轨迹朝着张砚上下齐齐袭来。
       这是什么武技?还是战技?这兵刃的轨迹居然可以奇怪到这种地步?关键是速度还能如此之快?!
       张砚没有一上来就选择避让,手里的不忘根本扇在他手里一晃,转了一圈,扬起一个黑白相间的圆形,并滞留空中,如一面大盾。
       “试试你的手段是不是也像你的嘴那么中用!”张砚拿扇的手往前面一抖,那面黑白大盾便旋转着主动往前冲撞过去。刹那就和对方的当头一击撞在了一起。
       “砰!”
       四散的气劲扬起方圆两三丈的地面石砖,又倒飞出去三五丈才落地,噼里啪啦的吓得远处的两个小娃儿嗷嗷叫,最后王碾拖着刘蕊躲到了街角的一处转角后面。两双大眼睛鼓得老大,目不转睛的借着月光看着前面他们梦里都未出现过的充满神奇的打斗场面。
       “嘿,这什么力量?不是元气,也不是灵族的那种阴邪力量。张教习,你确实让人看不透啊!”
       老者的第一击就这么被挡了下来。但并未恼怒,反而嘎嘎笑了起来,身形不停,速度更是再次拔高,围着张砚打转寻找出手的机会,甚至单靠肉眼都已经难以在夜色里分清身形了。
       这人不简单的!张砚心里明白,这位面具老者,虽然来得奇怪,但实力却是他目前为止在荒天域里遇到的武者中最最厉害的一位了。甚至超过廊源城讲武院的那位刘仁川院长。
       端山境后期是肯定的,而且必然是在端山境后期里都属于拔尖的那一种强者。
       就刚才张砚利用不忘根本扇搅动的灵气护盾乃是两仪盾,走的是天地至理循环的路数,有极强的消解和分撒力道的效果。最后虽然挡下了对方,可同时也被对方一击斩得稀碎。
       另外,眼前对方的这种身法速度已经无限接近遁术的速度了,这对肉身的强度有着极高的要求。
       张砚猜测对方的肉身估计已经与下品的法器类似了。但凡他挨上对方拳脚一下,都可能要出大事。
       这让张砚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在万相珠里的高塔内翻阅的那些杂文趣事中所描述的体修修士和术修、神道修士对上手时的场面。
       一边是要依托自己强横的肉身作为支撑欺近距离给予对手致命一击;一边是要利用自己的术法和手段拉开距离游斗消磨。
       当然,武者和体修修士虽然看起来很像,可也有许多差异的地方。远不到体修修士那么难以应付。至少就目前张砚的感受而言他并没有感觉到多么的棘手。
       翔空术,短距离低空肉身移动的术法,偏的是风法。而风法和雷法一样,基于的是五行术法里的木属。也正是张砚一直以来修习得最多的一类五行术法。
       和御空术比,翔空术更灵活也不需要依托法器,但能飞行的高度有限,一般离地十丈就算极限了,再高就会因为风乱而难以稳定控制。也是修士用来小范围低空高快速移动的常用手段。
       翔空术一起,张砚双脚离地,五行的旋风托着他辗转腾挪如灵猴一般避开对方的所有的攻击。
       唰!张砚也不是被动挨打,他手里的折扇连连摇晃,极限的十二根扇骨已经被他甩出去了四根,用御空术驾驭,如臂使指的以极快的穿梭速度从任何刁钻的角度刺向对方的要害。
       甚至一开始那面具老头还心很大的故意碰了一下张砚甩出去的扇骨,结果他那如下品法器一般的肉身也抵挡不住不忘根本扇这种法宝的穿刺,直接豁开一条三寸多长的大口子,鲜血一下就浸湿了半条袖子。不过仅仅十余息那血就止住了,应该是强行闭合了伤口。
       之后面具老者就不敢再去硬接扇骨了,就导致他的攻击和移动被四根扇骨限制得很厉害,直接让攻守两方逐渐开始变换。等张砚祭出第五根扇骨的时候,面具老者就处在了一个七成防守三成伺机反击的被动位置了。
       可如此就能说张砚赢定了吗?张砚自己都没这么乐观。因为对方到现在连一招正儿八经的战技都还未拿出来过。也是张砚期待的。他很早就想感受一下属于端山境的武者用的战技会有何等威能。
       “阁下就这点手段的话可试不出我的深浅来。时辰也不早了,何不干脆一些,让我见识见识阁下端山境的拿手手段,如何?”
       “嘿,好小子,这话说得有些瞧不起人了!好,就让你小子见识见识老夫的厉害手段!”
       言罢,就见那面具老者双手交叉兵刃,一道庞大的元气迅速在其兵刃间聚集,并且搅动起一阵剧烈的乱流,居然让张砚的御空手段无法将扇骨侵入过去。
       两息过后,那面具老者双手挥斩而出,形成一道龙卷朝着张砚席卷而来。
       “小子,你试试老夫这碎骨斩够不够味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郭玉涛:退保黑产问题必须要综合性一次性解决。
大美非遗丨茶香何出?探访西湖龙井茶人。
第四届中法非三方高等教育论坛举行。
北京顺义新增涉疫风险点位公布。
极氪11月交付量同比增长4473极氪001交付周期缩短至46周。
图解数据|年轻人如何看待基层工作?。
鞍重股份:控股孙公司领能锂业拟临时停产进行设备检修及设施维护。
商务部:中欧已形成强大的经济共生关系。
/[综武侠网游]没有我刷不了的NPC/卖花儿姑娘/联盟神级召唤师/隐藏的狼人/从矿奴开始,万族称尊/心中的一滴雪。
/母老虎重生成女王/明月与你/未婚妻/南瓜公子/诸天,从华山开始/天都明河。
/美味仙姬/忘川老蟹/穿到古代横着走/玉露金风/《异事记》/Purgatoryangel。
/我的名字叫梁鸿/落风飞鹰/我被恶灵附身了/文若不成/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风花落。
一个人的道门张祥平老师代表学校参加了比赛,她在比赛中,以饱满的激情,真诚的心态,详实的事例,明晰的语言,很好地诠释了师德在教育教学中所具有的重要作用。
德育处黄主任公布初一年级优秀义工团队名单,冠军团队是初一年级的1班、3班、11班,亚军团队是2班、12班,季军团队是5班和9班。
一个人的道门培训为全市新高一、高二的生物老师提供了教学设计与实施、教学评价等方面的借鉴,也希望这样的方式能让宁波市生物学新教材的实施更为顺利。
一个人的道门退休教职工也纷纷响应,献出爱心,共计捐款6133元。
4月13日,?惠利?讲堂在一个人的道门育才校区又一次开讲,特级教师苏茂鸣老师为高一的学生们做了?谈谈高中数学学习方法?的专题讲座,高一年级330余名学生现场参与一个人的道门。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