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大哥-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328章 大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8章 大哥

        日月星辰旗布置的法阵玄妙远在徐风白对于“道”的理解之上。他难以破解,只能看着阵中的阴气飞速被抽走,阵内的阳气开始凸显,极阳之地估计很快就会到来。
       和极阴之地一样,极阳属于偏执,对于活人而言都不是什么好地方,除了一些异种,别的都会避走。
       而对于天属阴的鬼物而言,极阴之地就是它们最舒服的生存场所。比如它们所谓的圣域。但极阳之地就正好相反,对鬼物来说就是最为凶险之地,远比在烈日下暴晒都要凶险。即便是强如徐风白这样的大鬼王同时修为不低的鬼修而言一样是需要必须避开的绝地。
       张砚对此心里很清楚,但即便是极阳之地依旧还不够。因为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维系现在他神降天魁星君的状态,需要更快速的解决掉困在阵中的徐风白。
       于是日月星辰旗就有了在荒天域展示自己全威能的机会。
       心念一动,属于神降术临时施加在张砚身上的神力开始沸腾,接着涌入他手中由万相珠幻化出来的日月星辰旗当中。下一瞬,阵中天空出现一日一月以及一大片星空。
       日月星辰齐现,便是周天,以周天为口子,施展神威,如山落头顶,势必要将徐风白碾压!
       轰隆隆!
       山崩之声凭空而来,却将阵中徐风白所在的位置瞬间压得地陷三尺!而徐风白也难以继续悬空而立,而是被逼到地面,双手上举,似乎在抵挡着一座无形山峰的砸落。
       一下砸不动?没事儿,继续砸就是了。日月星辰旗里的阵法威能是来自于天地以及神降术赋予张砚的力量,不受张砚自己修为实力的限制,只要是在神降术的持续时间之内,砸一下和砸一百下对张砚而言都是一样的。
       于是徐风白就陷入了一个极其被动的局面。
       想跑,破不了月辉的困阵。
       想要施展手段稳住自己的局面却又被火力全开的大阵威能全方位的压制。以至于他除了全力抵挡头顶不断砸下来并且带着极强阳气侵蚀的轰击之外,完全做不了别的事情。实力再强也扛不住这种全方位的碾压。
       “他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厉害?!”徐风白心里在狂吼,可谁也没办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张砚甚至在五息的时间里一共砸击了徐风白足足十二下,并且这个速度有越来越快的趋势。因为这本就不会消耗他的力量,是靠日月星辰旗和神降术的威能在支撑。
       甚至张砚还能有闲心一边操纵着日月星辰旗一边开始吟唱超度的神咒了。
       因为十几下大阵的纯阳巨力砸击过后,肉眼可见的能看到徐风白的那一身魂体幻化的身躯已经撑不住形态了,露出了本来的鬼王姿态,并且每一次砸击都可以将其魂体内的阴煞和戾气砸出来许多,并且还伴随着阳气的入体侵蚀,以及周围环境变成极阳之地的辅助,已经让张砚看到了成功将对方超度的可能。
       超度一只荒天域鬼域中实力排第二,且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魂魄,挖了天地多少墙角的大鬼王,这能得到多少功德灵气?能不能直接踏入归神境中期?
       张砚就算心理素质再好,也止不住在脑子里转悠这么一个念头。甚至之前一开始被迫使用神降术的时候张砚的心情并不太好。有种被人逼着割肉的感觉,顶多就是自损八百杀敌一千,小亏小赚的模样。
       如今发现居然还真有可能超度得了对方,那就是一大口肉等着吃,就算付出神降术的寿数代价那也是血赚的。
       被困在阵中同时被一顿胖揍,被揍得已经开始出现虚弱态势的徐风白此时此刻已经不是觉得什么“困顿”了,而是感受到了“陨灭”的威胁。
       曾几何时徐风白无数次感叹自己悠久无尽的岁月,感叹自己在这些岁月里锤炼出来的力量。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还有被彻底湮灭的可能。
       不说远了,就今日早晨张砚在长门郡超度掉了那十几只鬼将的经过,可是一点不漏的全都被当时潜藏在死寂道出入口里的徐风白看了个通透。晓得张砚有种将灵族彻底变回生魂的本事。而灵族一旦变回生魂那就要被天地回收。从此再无“存在”的独立性了。也就意味着这个魂魄存在的彻底终结,即陨灭。
       那《解冤拔罪经》响起,起初三两句徐风白还无感觉,可之后逐渐他就惊恐的发现自己实力的源头似乎正在被这些看似无关痛痒的声音撬松。即便他屏蔽掉了自己的听觉也一样无法阻止这种莫名力量的侵入。
       神咒类的手段最强的地方就在于它们几乎是不存在闪避或者屏蔽的可能,只能硬抗或者解决掉施展神咒的修士。
       不过徐风白两样都办不到。
       “住手!我,我可以帮你吞噬灵族,不论是......”
       徐风白的求饶被下一次更重的阵法砸击给堵了回去。张砚一点听他求饶和许诺的兴趣都没有。因为任何许诺都抵不上超度了徐风白给他带来的好处多。他跃升到归神境中期的契机说不定就要落在徐风白的身上。怎会放对方离开?
       眼看自己被困在了死局当中。就算求饶,对方也丝毫没有搭理,一门心思就是要灭掉自己。这让徐风白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
       张砚的压箱底搏命的手段就是神降术这个神道的手段。而徐风白也有,甚至类似。
       “大哥!救我!”
       一声暴喝,徐风白甚至直接主动炸掉了自己的半条胳膊,产生了一种连张砚也不明白的神秘力量律动推动这声求救。但又不是那种挣脱阵法的手段,同时阵法也没能锁住那股力量以一种不在张砚认知内的方式传到了阵法之外。
       就好像一个响彻天地的求救声。
       大哥?
       张砚自然是听到了这一声响彻天地撕心裂肺的求救声。可心里好奇,徐风白的大哥是谁啊?还能在这种情况下救了他?莫非是鬼域里行一的那位大鬼王?可徐风白不是说人灵一族和妖灵一族不对付吗?怎会认大哥?
       但生死关头,徐风白又岂会儿戏?
       就在张砚心里暗自警惕的时候,一道人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日月星辰旗起来的大阵外面,然后就这么平平无奇的一拳朝着大阵的壁垒挥了过去......
       “住手!”张砚几乎同时身形急速掠去,手中方旗再摇,想要将突然出现并且企图破坏大阵的那人也罩进去。
       可是......
       “怎么可能!?”张砚瞪圆了眼珠子,因为大阵反馈给他的讯息是那里根本就没有可以罩住的目标!没目标,你怎么笼罩?怎么施法?
       可问题是张砚明明看得见对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在哈尔科夫等地的军事行动仍在继续!乌克兰:过去一天重新控制20多个定居点,哈尔科夫80的电力和供水已恢复。
多品牌宣布,“切割”李易峰!涉多家A股公司。
生死之交!台北游客在泸定获救后成志愿者。
贵阳战疫|观山湖区通报3起违反疫情防控相关规定典型案例。
小伙雇佣老人干农活,为应对人口老龄化带来启发。
增配食品安全副校长,仅是“徒有其名”?。
国际观察|美国假“反恐”之名发动战争祸乱世界。
湖南化工职院举行庆祝第38个教师节暨表彰大会。
/天堂录/午后方晴/生化末日之末世降临/沁Star/一缘生万劫/君贤朵蕊。
/逝去的承诺(EXO)/叶落无根/开局半个陆地仙/君正秀/林木之间/罗飞鱼。
/发个红包去三界/尼古拉斯赵四/猫生/猫三森二是深刻自我批评。
此次活动丰富了退休教师文化生活,展示了退休教师精神风貌,提高了退休教师幸福生活指数。
紧扣当前中学基层团组织活力提升的紧迫性与必要性,深入调查研究,从理论背景,提升途径等方面进行认真思考,按照“组织建团,活动促团,作风强团,制度管团和思想固团”的总思路,反复研究与实践,由此探索和总结出中学基层团组织活力提升的规律、方法和路径。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