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龙虎-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377章 龙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7章 龙虎

        长湖郡西北面崇山峻岭间一座高耸的断崖犹如显眼。但因为来此无路,山野凶险,寻常猎户都鲜有来此的,更渺无人烟。
       可就是如此被人遗忘和难以踏足之地,这大半年来正发生着神奇的变化。
       断崖下那处漏斗形的脉络如今已经扎下了两条中等规模的灵脉,以及三条细小灵脉。它们是后面自行聚合成的,本身是十六条丈许的细小灵脉。
       按照张砚的想法,虽然没能在南渊国境内寻到大型灵脉,中等规模的灵脉也不多,但细小的灵脉却还不难找,加之挪移的手法也相对容易得多,所以他自己对细小灵脉的兴趣更大,移回来扎种在一起过段时间就能自行聚合为一,也不算多费事儿。
       于是张砚就觉得这里好歹是他在荒天域之后亲自动手要建的山门,也是道门在荒天域真正展露峥嵘的起始,自然不能坠了名头,一条大型灵脉怎么的也要安排上吧?甚至一条不够两条三条也不是不行。
       反正在荒天域灵脉全都是无主的,只要张砚想,没有人会跳出来阻止他。
       当然,那些已经形成规模产出了奇异物品,如玉山果树那样地方的灵脉张砚是不会去动的,也是他更喜欢细小灵脉的原因之一。尽量不影响周围。
       当然,以后若有需要直接去妖族的地方,到那时候中等灵脉也是可以挪移回来的。妖族地界的事情他就没那么好心去帮忙考虑了。
       前后四次挪移,造就的灵脉让断崖山这座新晋的“灵山”在大半年的时间里慢慢有了“灵山”的变化。
       首先是植被。
       世上的灵种很多都不是天生就有,毕竟灵山秀地太少了,大部分的灵种是在灵山上因为灵气的变化从普通的种群异化形成的。
       就拿玉山果来说吧。其实在鱼背山下不远处的镇子上有外表和口感都与玉山果类似的野果,当地老百姓农闲的时候会采摘一些自己当零嘴吃也会拿到集市上去卖。可这些果子却并没有玉山果的效果,甚至连正式的名字都没有。
       如今的断崖山里也是一样。
       断崖山里本来就不缺各种野果,如今更是花花绿绿的挂在每一个角落,即便扒开一个草丛也能看到几株小植株上挂着几枚看上去挺漂亮的小果子。
       可这些果子并不是全都能成为灵果,甚至就算成为了灵果之后也不一定可以被人直接吃进嘴里。其中一些果子本就带着毒,要是异变成灵果那毒性只会更强。
       但能从不少野果上嗅到灵气的明显气味儿了。
       除了植株还有山野里的大小野兽。动物是最知道趋利避害的,它们的本能就来自于这方天地,好的还是坏的它们最是清楚。灵气一上去,山里的野兽就多了起来。从食草到吃肉,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都不少。这样的结果就是争地盘争得很厉害。
       吃草的跟吃草的争,吃肉的跟吃肉的争。它们甚至不清楚自己在争什么,只是本能的晓得自己必须要想尽办法留在这片山里。
       所以这段时间山上的人总有口福。今天兔子,明天蛇羹,后天炖只鹰......
       动手下厨的自然是自诩有丰沛野炊经验的王碾。石头哥在王家庄子上树下河掏蛋抓鱼什么时候少过他?得逞之后不都是就地架个土灶就开整?
       而且王碾这娃儿年纪虽然不大,可手艺还真不错。特别是在干活干累了之后,一碗汤或者一口肉下肚,真的是香。
       当然,野炊不是王碾在断崖山上的主要任务。他现在需要包揽下最繁重的“力气活”,操纵着数以百计的纸人符,扛着一根根建材在山里忙碌非常。反正在山上每隔两天他就能吸完一颗小号的灵石。比他自己在静室里修行时消耗快多了。
       在山上没看到杨睿,还在渊定皇城里没回来。其间来过信,说了情况,还让王碾他们别修太快,让给他留一点。
       所以现在倒腾木材和石材的人就成了刘蕊。
       瓷娃娃一般的刘蕊从一次上场只能雕刻一些精细的小件,但现在已经可以一盏茶的时间不到就切割一整块屋舍大小的巨石。中间修为的进步堪称恐怖。
       石材现在都是从断崖山外的地方采,然后由张砚用云雀梭运回来。一次就能运十几方的石材,运木材的话甚至三十方都不在话下。
       不过断崖山的主体建筑群已经开始了。从下往上在修,也是从小的开始。
       “老师,这是什么?”
       从最开始断崖山的修建就是三名弟子加上两名杂学书院的学究在做。张砚放手没管,一门心思的在搜刮着周围的灵脉。不过在一条长长的石梯从山脚下铺开之后,张砚第一次在修建这件事情上亲自上了手。
       好奇的不止两个弟子,还有两位请来坐镇的杂学书院学究。都好奇张砚亲自动手的东西是什么。
       张砚笑了笑,摸了一下刘蕊的脑袋,但却没有答话,只是身上法力涌动,就见一座单薄却又有飞檐立柱的奇型建筑在张砚的术法变化下慢慢成形。几乎就是一体化的,并没有像亭台楼阁那么多拼接的细节。
       “这是......门?”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便在进山的石阶上多了一道像是跨在石阶上的门。
       两个弟子看热闹,两个学究却很清楚,这个张砚亲手建起来的建筑风格与主体的建筑群落是一个风格,看那飞檐就看得出来。并且这个建筑应该是以象征意义而存在的。
       门,跨过门就是“家”。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老师,那是什么?”
       刘蕊好奇的看着矗立起来不算很高,但却给人一种明显界限感的“门”。门上左右浮雕着各一只动物。右边的她认得出那是“虎”,可左边的那是什么?长长的身体像蛇却又生四足,鹰爪,还有鱼尾?头又像马但又生角......这......
       “小馒头,这是左青龙右白虎,落在这山门之上自然是要龙虎交泰以此气运冲天!”
       一边说,张砚手一挥,两个苍劲大字便落在石门正上方飞檐下留白之处。
       龙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南华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杨飞教授团队发现藻毒素肠道毒性作用机制。
第十五届鲁台职业教育交流与合作大会成功举办。
守牢食品安全底线,海安建成50家“明厨亮灶”餐饮示范单位。
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召回部分进口S级汽车。
潍坊“百日行动”食药环侦部门端掉犯罪黑窝点85处。
芝罘区新时代户外劳动者驿站荣登省级榜单。
《海的尽头是草原》尔冬升驯服“草原狼”。
中国天楹现212亿元大宗交易,机构卖出。
/斗罗之满级就下山/落雨浮梦/天地九剑/神心弑天/五月,暗夜之殇/月夜丶葬花。
/[HP]Path to Freedom/瀟瀟~/双生子:变异大作战/小攻你记住/他心尖上的鹿/周艾肖。
/入骨香/吆怪大王/神谋者/言小周/规则怪谈之我有作弊系统/副意识。
孟华群老师、张兰芳老师、王羽老师、刘勤老师、丁云衍老师也分别为大家分享了与杨老师交往的难忘记忆,表达了对杨老师在日常点滴中展现的“先生之风”心向往之的敬意。
望中是望江县最古老的一所学校,有着浓厚的文化沉淀,有过辉煌的历史,为望江的教育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屠老在获得诺贝尔奖和国家最高科技奖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依旧淡泊平静,她说这只是对千万疟疾患者的一个交代。
一个人的道门,建设好过硬的班主任队伍。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