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夜袭-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6章 夜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夜袭

        张砚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打坐打着打着他就眯了过去。甚至还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以后飞天遁地摘星拿月......
       可张砚却知道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他是被沉闷揪心的号角声生生从梦里拽出来的。这声音从他第一次听到时就深深的刻在了他的魂魄里了,即便是深眠也会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立即翻身坐起来并迅速的清醒过来。
       “快快快!快点集合!快点!你特码的赶紧穿上皮甲!给老子都快点!”
       号角声起,一百息内要完成集合,三百息内要登上城墙。这是一线军卒必须要做到的铁律,谁要是误了时间,就算没死在战阵上也会被督战队的刽子手们砍了脑袋。
       其实集合用不着一百息,大家都是和衣而眠,听到号角声立马就爬了起来,衣甲也是套头的那种款式不需要捆绑,所以整装很快,仅仅五六十息的时候张砚所在的一伙就已经完成了集合,然后跟着同样冲出帐篷的营中其余同伴一起朝着不远处的城墙防区快速疾行。
       张砚这是第二次经历夜战了,比起白日厮杀,夜战让他更添几分紧张。
       和人族不一样,妖族在夜晚并不会受到太多影响,他们可以借助微弱的月光达到白日时差不多的视力,而人族却需要借助火光,根本无法看清远距离的东西。
       借着夜色,妖族的攻势更不易被防备,也会给城墙上的守军造成比白日更大的伤亡。自然情况也就更凶险。
       密集急促的脚步声加上喊杀声此起彼伏,等冲上城墙时,张砚第一眼就看到白日里接替他的位置的那个叫“小猴”的罪兵已经成了两段,大半个脑袋掉在地上,剩下的部分和身子被甩在楼梯口。
       “顶上去,杀了他!快杀了他抢回位置!快!”
       花狗带着张砚等人一登上城墙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掉已经跃上城墙的三名妖兵,夺回本该他们这一伙人看守的那一截位置。
       六个人,对三名妖兵。这几乎就是一个送命的任务。可箭在弦上,只有发出去,而没有停滞的可能。即便一箭射在石头上箭断也一样非发不可。
       “弟兄们!没得退!退一步后面督战队就要拿你们脑袋当球踢,回头你们家里人也得跟着蒙羞。反倒是冲上去,就算战死了,抚恤也能够家小过活,拼吧!”
       “杀!”
       “杀了他们!”
       “拼了!”
       张砚也是红着眼,一如一头准备搏命的野兽。
       两个对一个,简单粗暴。一个人近战扑过去牵扯敌人,一个人伺机突刺。他们都不是武者,只能用这种看起来极其草率的方法以命相搏。
       和张砚打配合的就是花狗,也不知道是不是花狗有意为之,他拉着张砚,自己顶在前,就说了一句“下手狠一点,别让老子死了!”
       张砚和花狗也才认识几天,但他发誓,他真的读懂了花狗最后的那一个眼神,那是真的将性命交到了他的手上。
       忽然间张砚感觉自己肩头像是重了许多,手里的长枪也下意识的又握紧了几分。
       花狗会些拳脚,也有一股子狠劲儿和力气,但面对妖兵的时候依旧不够看,能缠住一时半会儿就算不易了。所以给张砚的时间很少。
       “......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长存!”
       《净天地神咒》一遍一遍的在张砚的嘴里快速咏唱而出,连成一片似乎另有一种莫名的震撼,明明如蝇虫振翅的轻微声音,但却又能震耳发聩?
       一息、两息......时间飞逝,即便有《净天地神咒》的帮助,花狗依旧眼看就要不支了。
       “快!”
       张砚却充耳不闻,他能感受到眼里的妖兵似乎在下意识的避开他,即便靠近就显得很焦躁。
       是驱邪符在起作用!
       加上《净天地神咒》的双重削弱,那妖兵的动作也开始走样,明明一刀直劈就能杀掉花狗,可最后手却明显抖了一下,劈砍的轨迹一变,就让花狗逃过一劫。如此情况愈发频繁。
       十息过后,张砚终于动了。先是往右虚晃了一下,骗得那妖兵下意识的方向避让,然后长枪刺出,刺向张砚预判对方避让之后会出现致命破绽的位置。
       噗呲!
       长枪出现的位置正好是妖兵下意识躲避之后脑袋所出现的位置,然后眼窝就和枪尖重合在了一起。
       熟悉的软糯手感以及触及头骨后的坚硬,让张砚明白自己一击得手了。然后迅速抽枪,看着那头妖兵直挺挺的倒下。
       成了!
       不过不等张砚雀跃,黄狗已经在大声的招呼他去增援后面的同伴了,而花狗则是先一步补到之前被妖兵占据的那一段城墙上,提着枪应付后面想要爬上来的妖族杂兵。
       有了一次成功的击杀经验之后,张砚心里更加有底,利用神咒和驱邪符的效果,在妖兵自己都未察觉到的下意识动作前做出预判,抓住妖兵的行动轨迹,再配合上同伴的牵扯,一枪刺中要害其实也不是太难,至少对如今的张砚来说就是如此。
       短短四十息不到,张砚一伙人就只剩下了四个,两人在之前的争夺攻守位置时被妖兵砍死了。而张砚凭借匪夷所思的表现,三枪,三次精准的突刺掉妖兵的眼窝达成瞬杀,扭转不利,抢回了他们驻守的这一段城墙。
       不过张砚他们这段稳住了,不表示别的防区也一样可以这么快就稳住。时不时的会有妖兵从旁边袭来,需要张砚他们分神清理。好在后面增援陆续来得也快,随着精锐营的武者赶了过来,战况才得到有效的控制。
       而天色也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放亮。
       “行了,歇一会儿吧。刚才把总过来说了,夸我们这边稳得最快。而且我们这边稳住,也就断了妖族的攻城连续性,斩断了他们在城墙上的力量联合,给了后面精锐营的弟兄逐个击破的机会。咱们这次应该能记一大功!”
       花狗一瘸一拐的从后面回来,刚才他被叫去听调了。不过回来后脸上浓浓的笑意,这次他这一伙人虽然死了两个人,但却是营中最亮眼的一处防区,并且在昨夜的攻防中起到了不小的稳固防线的作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华峰铝业:全资子公司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定。
美马里兰州一架载人小型飞机撞上高压输电线,飞机卡在30米空中。
博汇纸业:林新阳先生辞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
封门堵门是层层加码,与防控初衷背道而驰。
北京市商务局:三大措施解决运力紧张、配送延时问题。
首都机场海关在出口快件渠道查获百余件侵权商品。
拼多多季报:Q3账面利润临时增加为偶发性,不完全反映实际经营。
11月29日起,乌鲁木齐市恢复快递物流企业运营。
【寒潮来袭】东营:备战2022冬季清雪除冰工作。
劲嘉股份:已质押的股份风险可控。
昨日新增本土374836304,如果邻居同意,感染者居家隔离可行吗?专家解读。
“史上最严重”!超5230万只禽类被宰杀!已涉及46州!美国禽流感疫情仍在蔓延……。
/她的夜空/悸动的烟火/神奇旅舍/九零后老男人/机甲见星/见星。
/绝宠锦王妃/碧水漾/佛系小可爱撩汉日常/悠悠的鱼/帅哥你挡光了/待君临天下。
/许你浮生若梦同人之许你一罐糖/桑栖至此,李惠利中学第三届惠利课堂节活动顺利落下帷幕。
通过不懈努力,方老师感慨:总算没有辜负了花期!以网相连 用心沟通的乌燕萍老师 疫情突如其来,一个人的道门智慧课堂再次连接师生的学习与生活,而接到任务时,高一化学组却面临许多困难,一名教师还在湖北疫区,没有电脑,无法进行线上教学;教学资料缺乏,需要新的教学资料;直播是新技术,需从头学习……面对这些困难,乌燕萍老师责无旁贷,她寻找各种优质的音频视频,与备课组详细计划上课进度、难度、作业、线上测试等问题。
6月初,浙江省援藏干部杨周宏书记应邀来一个人的道门开展讲座。
团体组铜奖同学名单:初二7班 陈博雯、张子禾、胡珈畅。
2016级高一新生于2016年7月2日上午来黄鹂校区报到,年级组长吕日新老师携全体高一班主任老师欢迎高一新生及家长,以下是年级组长和各班班主任老师的介绍。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