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偏科-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529章 偏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9章 偏科

        张砚尽管已经尽了全力,可通玄境最后一个屏障的跨度依旧超出他想象的遥远。
       哪怕如今他的半仙之体已经比之一年多以前蕴养程度多了近一半,可依旧还没有真正的摸到最后那一道关口。
       其实若不是洪明国那边时常传回来的消息实在是让人揪心的话,张砚自己是并不忙着突破通玄境的。他甚至可以安安心心的在通玄境里再待上十年时间。
       可明显荒天域此时的情况不可能再给他十年,甚至再给他一年目前看起来都够呛。
       就在几天前,巴隆卡和徐风阳已经再次返回了神界。即便有张砚布置的剑阵守住神界出入口,但并不是万无一失,万一又有如之前魍族那样可以打开神界和正常世界之间的空间破口的话,剑阵的用处就立即削弱大半。
       另外对于徐风阳和巴隆卡而言,留在下界并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他们还是习惯在神界里待着。
       这十来年巴隆卡的实力涨得很快。而徐风阳则落在了巴隆卡的后面。
       一方面是巴隆卡故意迁延了关于张砚给的修行要诀事后没有立即给徐风阳,耽误了徐风阳不少时间。
       另一方面则是徐风阳在前一次跑来断崖山想要拿捏张砚时被张砚好好的收拾了一顿。胸口的贯穿伤让他前五年都在努力恢复,后面加上巴隆卡的又一算计,两边叠加自然就落在了后面。
       不过对此徐风阳一句话都没说过。老老实实的养伤,老老实实接受被巴隆卡摆了一道的结果,老老实实的开始融合龟背人的魂术以及张砚给的一些基础的灵气知识来融合自己本身的修行体系。
       可不论对徐风阳还是对巴隆卡来说,这十年的时间还是太短了。虽然进步不小,可想要把自己练了几千年的路数在十年时间就与灵气修行体系彻底融合,这无异于白日做梦。若不是荒天域再起波澜,他们也是不想动弹的。
       所以如今荒天域的整个下界都由张砚坐镇。
       至于妖族,这两次都运气不错,根本没有被空间撕扯波及到。除非荒天域被压制落入被撕扯的绝境,不然妖族的地盘暂时还不需要去管。
       而运气不好且首当其冲的人族,如今已经有了最基本的自保力量了。这股力量分为两部分。
       其一是张砚筛选出来组成“周天星斗大阵”的那部分力量。这些力量可以分分合合的采取相对灵活的方式参与到未来的与域外生灵的厮杀中来。
       其二是以前就有的武者体系,也是数量最多的体系,这些力量会会同各国的军卒组成战阵,应对对面世界必然也存在的相对低一些的入侵力量。
       当然,都是设想,具体有没有效果谁也不清楚。
       不过就在各方面都倍感时间紧迫的时候,张砚突然从修行中被打断,睁开了眼睛。先是闪过一丝疑惑,紧接着嘴角微微上翘。
       意外吗?当然意外。张砚没想到在自己的断崖山周围居然会有不同于人族也不同于妖族、妖种的气息出现。并且这些气息还伴随着不弱的魂魄波动和法力波动。
       荒天域里有这种特殊气息且兼顾修为的生灵吗?
       答桉无需思考也能知道,这些突然闯入断崖山范围的古怪生灵必不是荒天域里的根脚,而是张砚一直在等待出现的域外生物。
       “居然可以先世界正式开始撕扯之前就潜入进来。啧啧,这些东西对空间的理解看来不浅。
       不过,似乎对于术法和法阵手段与他们的修为不相配啊。有些怪。”
       张砚的感知在这些年来随着他的修为以及仙元对元神的不断蕴养早就变得越来越融入天地自然当中。就像他的肉身,越来越靠近仙灵之体就越接近于天地本源。如今只要他愿意,别说断崖山周围了,整个长湖郡范围内一草一木都可以被他的感知所笼罩。而且没有谁可以察觉到。
       你会觉得一阵风,一缕阳光有什么异样吗?不会,那就同样不会觉得张砚的感知笼罩有什么异样。
       断崖山周边被张砚布置了许多法阵。一个一个的如密集的蛛网,每一个都与另一个纠缠,连绵不绝,并且全都扎根在断崖山下的地脉上,靠着山下灵气无休无止。
       而这些法阵中最为外围的其实是一些基础的探查法阵,不会有什么主动的威能效果,仅仅作为类似于“不会发出响声的来客提醒”而存在。用处是提醒执掌断崖山对外事宜的弟子,以及守卫山门的弟子。
       属于很低级但却很隐蔽的法阵。低级是因为它的威能简单。隐蔽是因为太简单了,清水一般自然难以被人察觉。
       可即便隐蔽也该有个限度。在张砚的感知里,闯入断崖山范围内的三个域外生物身上的法力波动都在合体境初期到中期之间。
       如此修为却对断崖山最外围的阵法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不正常而且很矛盾。
       矛盾之处就在于,之前王碾从洪明国秀月海遗址找到的那见阵法基石张砚经过一年多的研究其实也有发现。那法阵纹路精妙且另辟蹊径。一度让张砚觉得对方虽然炼器水平不行,可法阵的构建应该很厉害。
       可眼前的这三个域外生物的表现却又与张砚事先对他们关于阵法造诣的判断相反。
       要么就是这三人对阵法的涉猎非常浅薄,以至于他们不能代表对面世界的法阵水平。但这个可能过于牵强,张砚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是先遣过来的探子,看实力就知道必定是千挑万选的精锐,不会留这么一个明显的短板吧?
       那另外的一个可能就是这些域外的生物他们的修行体系同样还不完整,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不论是炼器手段,还是法阵,都偏科得很厉害。
       空间法阵精妙却不一定对法阵这一道有如道门这样恢宏的沉淀和底蕴。
       这些念头和推测只不过在张砚的脑子里一个瞬间就得出了结论。对于一个跟荒天域差不多的并不完整的世界,你不能指望它能孕育出地球传说时代一样恢宏的修行门道。
       给王碾三人去了一份传音,让他们约束门下弟子不要下山。接着张砚身形从登云殿的密室里消失不见。下一瞬出现在山脚。
       一身粗布短打,腰间别着柴刀,背后一背干柴。完全一副山里砍柴人的打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冯德莱恩删除“乌军死亡10万人”表态,梅德韦杰夫:显然遭美国惩罚了。
合肥国际陆港五年织出一张国际物流网基本实现对欧全覆盖。
国网重庆电力加强设备运维保障度冬电力供应。
大咖相聚星城“参北斗”2022北斗规模应用高峰论坛即将启幕。
百润股份:截至11月30日,累计2亿元回购6935万股公司股份。
用心关爱“银发族”用情温暖“夕阳红”——记北京联通服务之星西单营业厅。
探访广州海珠区:商超地铁药店不看核酸时效,采样点呼吁非必要不核酸。
/鬼畜男配居然是我哥![穿书]/茄汁鱼卷/绝美总裁的贴身高手/风中的阳光/农女:星际战将在古代开顺风快递/浅紫的涩。
/若是没有以后/瑾七安/那年江湖那些事/北冥琉玥/日出降温/竹烟烟吖。
/十里,你是我的春风/琴瑝/武道帝墟/老邪不吃西红柿他妙手回春,救活了无数鲜活的生命,给脑瘤患者带去了希望。
知足者常乐,不知足者常进,很少有人能知道需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实现心中的梦想,我们只能不断前进、前进,现在就开始吧,把握每个瞬间,不要再犹豫!新学期,新面貌,新期望,相信一个人的道门全体同学将牢记领导和老师对大家提出的希望和要求,明白今天的努力孕育着明天的收获。
炎热的7月8月之后,迎接大家的将是新的起点,愿同学们怀揣梦想,踏上新的旅程!毕业典礼在师生们的依依不舍和声声祝福中落下帷幕。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