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奇遇-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60章 奇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0章 奇遇

        张砚跟着老母进了屋,见到的是极简的陈设,除了桌凳之外,再无其它。甚至那些桌凳都掉漆严重,一些明显的修补过的痕迹显得更是老旧。张砚的记忆中家里不曾有这么破烂的家具,想来应该是租这屋时本来就带的老家具。
       但家里收拾得很干净,不说一尘不染也绝对比张砚一路上住过的那些客栈干净得多。甚至就连家里的一股潮霉味儿也被桌上放的那些新鲜的香茅草给掩盖掉了大部分。
       “娘!是谁呀?”
       张砚听到声音,然后看了身边的老母一眼,于是快步的循着声音进了里屋,看到一张板床边上坐在一个枯瘦的男子,一脸胡渣,双膝以下空荡荡的用绳子扎紧,表情正担心的朝外面努力张望。
       不是张砚的大哥张顺还能是谁?
       “大哥,我回来了!”
       “你!张二?!张二!你,你总算回来了!”张顺眼眶也一下就红了。他张开手,一把搂住兄弟的肩膀,用力的拍了好几下。
       “回来就好,你回来就好!”
       等没多久门被敲开,小妹张慧圆也回来了,又是一番眼泪熙熙的嘘寒问暖。
       中午小妹出去买了好菜回来,一番张罗就是丰盛的一餐,甚至还打了果酒,那种甜丝丝的酒,看来也是清楚张砚的渣渣酒量。
       “张二,军中的事情你如今倒是交割得干净,但咱家欠的人情可得去谢过才好。”张顺也是当过家的,清楚人情这东西欠的越久越麻烦。能还的话还是早点还掉。更何况那城卫官样的大人物还是怠慢不得的。
       这些话其实也是卡在王兰萍的心里,只不过她没来得及先说罢了。只有年纪尚小的张慧圆对这些事情不明白,反正她二哥回来了,她就开心,别的事情,还能比以前更差不成?
       “大哥,娘,你们不用担心。我在鱼背山上立的是正儿八经的军功,不论是换的良田,还是刚才给你的那些钱票,你们都可以放心的用,不会有任何麻烦,也不会有任何欠人情分的说法,都是咱家该得的东西。”
       “二哥,你立了什么功劳啊?清罪了不说,还能换那么些田地,还有好多钱票?”张慧圆好奇的眨巴着眼睛,很想知道自家二哥在那个吓人的鱼背山要塞里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立功的。
       “呵呵,小妹,可还记得当年你我去那山里抓兔子结果迷了路的事情吗?”
       “嗯嗯,记得!”那旧事虽然年久,可张慧圆却记得很清楚,当时她吓坏了,至今后怕,所以张砚一提就连连点头。
       “当年在林中迷路,救我们的那个老人你应该也记得吧?”
       “记得记得!后来爹娘还想去寻他道谢呢,可却不知去向。”
       “没错,那老人不一般,乃是一个云游四方的奇人,之后他暗中来找过我多次,教了许多东西给我。这次在军中能立功也正是用了老人教的东西。”
       “啊?!”
       一家人其实都好奇,但却怎么也想不到张砚会拿出这么一个解释来。
       “那你以前怎么没说过?”
       张砚笑道:“以前那老人教我时说了非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他教的那些东西。到了鱼背山要塞之后实在如绝境一般,若想回来单靠拼杀实在太难,而且也太久,所以便找机会利用所学解决了军中几个麻烦,这才立功清了罪。”
       不是张砚太草率,而是眼下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这个了。而且关于他所知的那些“杂学”总有一天需要一个明确的出处,早想总比晚想更好。而且面对家里人,于情于理都没有隐瞒的意义。倒不如就让这一段“玄奇”的经历先从家里传出去,这样更添外面日后的“可信度”。
       怀疑?这不是家里人会在这件事情上会有的情绪,他们心里的疑惑在张砚讲出这件事之后自然的寻到了一个宣泄口。
       “啊!?难怪后来你总是找不见人,问你去哪儿了你也不说,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原因?!”最先自发给张砚找“痕迹”的就是小妹张慧圆,瞪着眼珠子,一脸惊喜和释然,似乎明白了天大的真相一样。
       其实,张砚的记忆里那会儿是因为他单纯的躲着自家妹子,跑去花楼看姐儿去了,这事儿怎会说?
       “那你学的是什么名堂?”
       “我也不知道,但各种都有。这次在鱼背山要塞里用来效果还不错,宋将军说我这些乃是“杂学一脉”的手段。”
       “将,将军?!”
       “没错。宋青河将军。这次廊源城卫官周仓的这份关系就是宋青河将军的亲信,也是我当时的直接上峰林沢冬把总的同期,这么一个圈子绕下来周大人才会专门照顾咱家的。”
       “杂学?这,这学问好像很厉害啊!”
       小妹张慧圆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了,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家二哥的样子就像在看稀奇。倒是老大张顺从“将军”“把总”这些下人的职务里脱离出来,抓住了关键的两个字:杂学。
       那杂学一道应该就是张二这次能够向死而生的关键了。
       张砚见这些看似草率的解释在家里人面前还接受得很顺畅,于是心里松了一大口气的同时也继续将事情往前推,把大家的注意力从“奇遇”上移开,说道:“我之前就摆脱林把总照顾家里,作为回报,我将一部分杂学的精要转教给了林把总。所以周大人的人情自有林把总去还。我们不会欠什么。
       不过人情往来,与周大人的关系还是要维系的,面子上我后面会去照应,娘、大哥,你们就不用再担心了。”
       “好好好,砚儿,你自有主见就好,娘现在看到你就安心的。”王兰萍恍然间发现自家小儿子已经真的长大为一个男家了,甚至比以前更加稳重,特别是身上的那股云淡风轻的气势,让王兰萍有种微妙的陌生但又欣慰的感觉,就很怪。
       “嗯嗯,二哥,周大人可好了,你记得去谢谢他。不是他的话,肖崇文他们几个不知道还要在咱家闹到什么时候呢!”
       “肖崇文?”张砚听到这个名字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事关疫情防控措施,多地最新通报!。
新疆乌鲁木齐机场逐步恢复开通疆内疆外航班。
恭喜!玄彬孙艺珍正式升级当父母。
郑建新要求:保持定力尽锐出战精准出击以快制快坚决守牢不发生规模性疫情底线。
一起去看流星雨!年底最精彩天象之一,就在这一天→。
提能力促发展长沙市中医医院顺利开展研究生导师培训。
建投能源:控股项目寿阳热电和参股项目阳泉热电工程预计明年上半年投产。
11月27日太原市新增确诊病例11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50例。
加息节奏预期放缓,黄金ETF(518880)逆势走强。
2260只!云南大山包越冬黑颈鹤数量创历史新高。
/岁华摇落/百花魅/秦怀道/离家的乡愁/整个修仙界都想攻略我/刘敬元。
/全网都让我们在一起/作家一世如歌/在下圣人,有何贵干[剑三+洪荒]/剑啸长空/大神带我飞 王者荣耀/默默道来。
/枫林志/蜕凡尘/镖侠/观三海/炼药师这份兼职[星际]/明夜青梅。
/不朽剑帝:剑阁观剑一百年/今晚不说伤心事/墨漓渊/作家XAb3uQ/给你风雨给你伞(孙思瞬夏倩霖)/大方。
五楼心理中心,“我是演说家”正式开讲,同学们或是娓娓道来,或是慷慨激昂,很多优秀的三帆演说家们,在这一项目中脱颖而出。
临近中午,1500米决赛鸣枪开始。
第六届安庆市中小学校长论坛在怀宁县举行。
卡夫卡的《骑桶者》风格有别于学生日常训练的文本,“有点魔幻”(学生语),如何让学生于有限时间内读懂文本? 毛老师巧妙地将文题“骑桶者”作为切入点,扣一“喊”字带学生反复品读。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