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纸人-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66章 纸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6章 纸人

        “现在是将他弄回去还是?”
       “弄个屁!东西到手就赶紧走,你知道吴少的手段,此地怕是不宜久留的。”瞄了一眼似乎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张砚,肖崇文当机立断就要招呼自己几人离开。张砚?他才难得管,是死是活自有吴少去安排。
       另外三人本就以肖崇文为首,如今闻言也觉有理,于是四人一起站起身来,叫来小二递上钱票刚要交代不要吵到张砚让其继续睡,可话才起了一个头,外面突然涌进来一大群青皮混子,不等肖崇文几人开口就把他们连同倒在桌上一醉不起的张砚给围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肖崇文心里一惊,但还算镇定,甚至他隐隐的猜到了这些人很可能就是吴少安排的后手。只不过他到底是抽身慢了点,现在看样子要被卷在里面了。
       青皮混子一般人都躲着走,可如肖崇文这些纨绔却并不会很怕,即便此时酒楼的大门都被堵死了,周围也围满了人,看起来来的混子不下三十个,算是不多见的大阵仗了。而且不少混子的袖子里都鼓鼓的,应该是还藏着棍棒或者短刀,完全一副跑来与人约架的模样。
       “哦?是肖公子啊?这里不甘肖公子的事,我们找他算算账!”领头的一人认识肖崇文,一句话就让肖崇文脸上的警惕放松下来。不过紧接着抬手一指,却又让肖崇文脑子一下就懵了。
       因为这青皮混子头头指着的人居然不是肖崇文以为的趴桌上的张砚,而是他身边的马山!?
       不对!马山?马山?!
       肖崇文心里一惊,然后发现站在他身边的马山此时却突然变了模样,除了那一身衣服之外居然成了张砚的样子!
       用力的揉了揉眼睛,肖崇文确定自己没有眼花,身边站着的,穿着马山的衣服的人不知何时成了张砚的模样!
       “肖兄,你们,你们什么表情啊?干嘛啊这是?”
       不等肖崇文说话,混子头领指了指边上一名脸上缠着药膏模样凄惨的同伴,看着马山喝问道:“张砚!你特么的好重的手啊!我家弟兄不过是问了你一句,你就下重手将他打成这样,你真以为你从过军会两下拳脚就能横行了?今日必叫你知道点厉害!”
       “不是!你们是不是有病啊!我是马山啊!你特么的指着老子喊张砚干什么?肖兄,杨兄,刘兄,你们怎么回事?退什么啊?”
       肖崇文一把将桌上趴着的张砚脑袋抓起来,可此时明明该是张砚的那张醉脸的,但映入肖崇文眼里的却是马山的模样!
       不单单肖崇文三人心里乱麻了,看到眼前悚然一幕的马山本尊也吓得差点尿裤子。
       “这,这怎么回事?我,我怎么了?这不可能!”
       变成张砚模样的马山本尊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扭头就要跑,他想要去找面镜子好好的看看自己,或者给自己浇一盆水,看看是不是自己喝醉了酒眼睛出现了错觉。
       而因为情形实在太过诡异,肖崇文三人也懵了,甚至被吓到了,所以一时间也没有去拉变成张砚模样的马山。
       “想跑?给我打!”
       青皮混子下手一般都有轻重,他们是来报仇的,又不是来拿命的,所以手里多是一个棍棒,也朝着腿脚这些地方招呼,基本上不会照着脑袋或者下阴去。他们也怕把人打坏或者打死。之后还指望从张砚身上捞一笔呢。
       可这些青皮混子并不知道的是,他们是在寻仇出气,可他们中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其中有两人的袖子里藏的可不是棍棒,而是短刀。
       “哎!你们干嘛!别打了!别打了!哎哟!挤什么啊!住手!都给老子住手!”
       肖崇文等三人一下就被挤到了外圈,他们的模样这些混子都认识,就算不惧怕也不会主动招惹,照着那狗曰的“张砚”身上打就对了。
       可肖崇文他们却不敢笃定现在挨打的那人是不是张砚,或者是马山?但他们的呼喊在那些围起来打得很得劲儿的青皮混子面前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力气也不足以让他们推开人群。最后足足二三十息,里面听不见呼痛声之后,那些青皮混子们似乎才停下来。
       “遭!这家伙好像要没气儿了?”
       “血?玛德!谁动刀子了?!我入妮玛!”
       见血,这在青皮混子的圈子里其实并不算什么,但动刀子就不是小事了。大家出来混,真以为是打打杀杀啊?还不是为了一口饭吃?你不吃别人还要吃呢!动刀子,出人命,谁跑得了?都去衙门地牢里啃老鼠吗?
       听到“没气儿”和“动刀子”这两个词,肖崇文三人倒吸口凉气,趁着人群松动,连忙推开一条缝冲了进去。
       “这!”
       入目的是穿着马山衣服的“张砚”倒在地上,两边腋下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了,地上的血迹也在飞快的扩大。整个人脸色苍白,微微的还在抽搐,可已经看得出出气比进气多了。几息之后,胸膛一塌,彻底没了气。
       “死人了!”
       “跑!”
       青皮们哪有肩挑命案的勇气?更何况事出突然,他们中绝大多数都以为今天是来揍一个不开眼的,谁都没想过会出人命。想着“不关我的事”不跑才怪。
       一窝蜂的都在往外跑,眨眼间酒馆里的青皮混子就全都不见了踪影。独留下被堵在里面的客人,以及地上的那具尸体。
       “哎哟,对着腋下进的刀子呀?这手够黑啊!一边一个洞,那就是两个人干的咯!啧啧,军伍里搏命的招式没想到这街面上的青皮也会?吓人啊!”
       不等周围看热闹的凑过来,本来趴在桌子上醉酒的张砚一下就站了起来,蹲在了地上尸体旁,一边说话,一边伸手从尸体怀里拿出来自己的那份文书,以及一张半个巴掌大的纸人。
       因为张砚蹲着的位置挡住了身后,旁人看不清他的脸,也看不到地上尸体的脸。而门外的人暂时还没进来。所以,只有肖崇文三人悚然的看见张砚重新从马山的脸变回自己的模样。而马山也从“张砚”变回了本来的样子。
       只是......变回来的马山没了气,而张砚笑眯眯的活得很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常德职业技术学院土建学子在2022全国建筑行业职业技能竞赛中获佳绩。
乘联会:10月乘用车新四化指数为803,继续保持上升趋势。
不再查验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这地多家商超通知。
让企业成为创新主体长三角国创中心企业联合创新中心又添合作伙伴。
日本僧侣为南京大屠杀再添铁证:证实731部队驻地细节。
外媒:伊斯坦布尔爆炸案两周后,土耳其再发安全警告。
手机出货量下滑,三大市场变化值得关注。
怀化:干群携手防疫情迎战冰冻保供应。
中老铁路成为双方员工携手进步的舞台。
/八零小辣妻:恶霸老公又A又撩/黑不溜秋哇/阿婉的裁缝铺/阿芾/灵植巨匠/丹桂太阳。
/星星落在你枕边/喻言时/亡灵法师在末世/红薯天天/我真不是配音师/可乐正当红。
/渊上青天/山水暮/穿越异世,高冷世尊宠翻天/佳期如你q/龙威三少/李安宸。
此次,山东临清市教育局考察团来访,开启了相互交流的大门,结下了深厚情谊,也期待未来相互之间有更多的交流和更好的发展。
目的就是要让他们体会到环境卫生对营造优美和谐校园的重要性;让他们自己感受保护环境卫生的必要性,让他们有所反思,从深层次激发广大青少年学生的环境保护意识和参与学校管理工作的能力。
此项活动的开展,青年教师都觉得非常及时和有益,虽有压力更感到动力,对自己在一个人的道门的教育教学工作更好更深地理解、把握和贯彻新课程理念,更快而稳地提升教育水平,有着很好地促进作用;一个人的道门,他们也表示将认真、及时地总结此次活动中的得与失,虚心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尽快完善和改进自己的工作,为以后更好、更多地承担起学校的教学重担,打下一个良好地基础。
日前刚刚结束的安徽省教育新闻宣传表彰大会,共评选出146名“2011—2012年度全省教育新闻宣传工作优秀特约记者、特约通讯员”。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