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杀机-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95章 杀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5章 杀机

        女鬼从吴青翎的身上脱离出来,悬空飘在房间里,朝着书桌前的吴远微微欠了一下身算是礼仪。
       “楚红衣,那张砚你可看清了?”
       “嗯,看清了。”
       “如何?”吴远放下手里的笔,抬起头来看着红衣女鬼,表情少有的严肃。
       女鬼似乎有犹豫,片刻后才道:“那张砚并不是圣体之人,身上没有圣体特有的那种包容感。”
       女鬼这话一出,吴远点了点头,这事到没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女鬼接着又道:“但那张砚虽然不是圣体之人,却有种让我很不舒服的气息,想要远远的避开他。并且他的魂魄很强,远强过普通人。”
       “魂魄很强?让你觉得不舒服?你是说那张砚藏着实力,实际上是一个实力不低的武者?”边上的吴青翎瞪了一下眼睛,对女鬼的发现很是警觉。因为如果张砚不是普通人,那马山的死就真有可能和张砚脱不了干系了。
       不过女鬼却摇头否了吴青翎的猜测,说:“张砚不是武者,他身上的气息和武者的那种完全不同。要更让我觉得不安。”
       说到这里,吴远则是点了点头,冒出来一句:“杂学一脉的手段吗?”
       吴远的这句话让吴青翎也看了过去,好奇问道:“父亲,您是在说张砚?”
       “没错,就是在说他。你没能尽快的解决掉张砚,拖到了周仓插手并且态度强硬的要保他,我就让人帮忙在军伍里查了查张砚的底细。因为军功的记载军伍里看得很严,所以这次花了不少时间才有消息传回来。
       在军中,那张砚之所以能够短短两年就请罪并且结交到了军中大人物,靠的就是杂学一脉的手段。就比如这次他们张家开店的那种轮椅,精巧又实用,亦是杂学中的东西。
       相传杂学一脉的人很少,而且大多数都避世藏行,所学所求的都是世间道理和天地奥妙。与武道一途的路数倒是相去甚远,但又极不简单。
       最出名的杂学一脉的大家便是“陈紊”,你该是听说过吧?”
       吴青翎虽然纨绔,但却不是不学无术之辈,听到陈紊这个名字是脑子里立马浮现出一大段一大段的书籍记载。
       “孩儿听说过。陈紊乃是传说中武圣徐风阳的好友,帮助徐风阳几次度过难关,后面徐风阳著出《武道精义》也是由陈紊帮助整理并传与天下的。不过,父亲,您不会要说这陈紊就是杂学一脉的人吧?”
       “呵呵,当然。陈紊不但是杂学一脉的人,还是杂学一脉的奠基人之一。”
       吴青翎倒也听说过杂学一脉,但从未见过,向来未往心里去过。如今听父亲说来居然来头如此之大,让他倍感震撼。
       “父亲,按您这说法,张砚若也是杂学一脉的人的话,那咱们岂非难以动他?!”
       吴远摇了摇头,在屋里踱步,过了一会儿才道:“不是不能动,而是要有名头才可以。而且如今看那张砚表现出来的手段,再这么拖下去恐怕变数更多,到时候恐怕跳出来保他的就不止一个周仓了。”
       “父亲,消息会不会有误啊?那张砚以前就是一个普通人,脑子也不灵光,怎么突然就......”
       吴远摆手打断了儿子的的话,说:“杂学一脉本就奉行藏于市井不为外物所扰,张砚不露声色也是正常。可奈何却被你觊觎人家手里的两间店铺,猝不及防之下差一点就丢了性命。如今为了报仇哪里还会继续藏器于身?自然是怎么锋芒怎么来了。”
       吴远倒不是责怪自家儿子,那本就是吴远放纵的结果。只不过一介区区草民而已,用手段压下去,谁还知道你死得又有多冤枉?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了,能有什么手尾?
       可如今却越来越让人觉得棘手。
       甚至之前周仓出面保张砚时,吴远都还未太在意这件事。可得知张砚是杂学一脉的消息之后他也不禁皱起眉头来了。
       周仓不过是城卫官,还管不到吴远的头上来,之前顾忌对方的面子,缓一缓,过个一两个月就准备找由头把那张砚拿进衙门里来。只要进了衙门,什么屎盆子不能往你身上扣?
       现在的情况怕是等不了这一月两月的时间了。让张砚的名气传出去,加上军伍里的例子在前,还有那必定广受欢迎的轮椅奇巧,必然是要惊动更高位置的人。
       而让吴远觉得事情棘手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两年多来郡守府对于他这个廊源城城政官一直态度不明,既不亲近,也没有来过敲打,甚至郡守肖望承上任这三年来从未来过廊源城。这放在哪儿都是不正常的。也让吴远莫名的感受到一股压力从上而下,越来越觉得不对。
       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再出乱子。弄不好,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所以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不知不觉的将张砚除掉。之后在让吴青翎将手里的所有把柄全部处理干净。不论是东西还是人,都不能留下痕迹。
       扭过头,吴远看向边上悬空飘着的楚红衣。从小就习惯看到这种单独魂魄存在的“灵”吴远并不觉得对方有多可怕。甚至在他眼里这些“灵”都是自己可以利用的“利刃”。这次说不得就要靠这些“利刃”来帮忙收场了。
       “杂学一道手段神秘,至今外人也知之甚少。既然楚红衣你感觉到那张砚异于常人,且让你倍感不适,那有没有可能唐牛的失踪也与他有关系?”
       楚红衣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唐牛之前巡猎乱葬岗猎取游灵,结果一去不归。与唐牛魂魄牵连的唐婉又出现从未有过的躁动和不安。后来乱葬岗上那莫名出现的大坑也蹊跷,表面唐牛很可能出了事。可是,并不能因为张砚当晚也未归家就判断这件事与张砚有关,即便他的确不像是普通人且身上气息古怪。”
       吴远明显对楚红衣的这番话不满意,眉头一皱,接着说:“你笃定张砚与唐牛无关?”
       “这......不能。”
       “既然不能那就按照圣王之言,消灭一切可能的隐患,维系住廊源城这边的“灵子”能够顺利成长。这个责任楚红衣你不会忘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中国工业制造更“聪明”(锐财经)。
重点工程持续推进建设者假日坚守岗位。
葛兰素史克舒适达、六福珠宝、蒙牛真果粒等终止与李易峰合作。
/[架空皇室]樱花与金樱/央霧/重生之官运/飘逸长发/神主天赐/飞镜临丹。
/[守护甜心]玛丽苏她姐/十月锦时/我在桑梓等你/土豆爱地瓜哥哥/月过十五光明少/粥陆。
/他会弯腰/田知科学利用空间,方便老师取餐,提升了就餐环境。
李永康校长代表学校发言,向来宾详细介绍了一个人的道门的办学理念和课程设置,并获得了高度的认可和评价。
运动会间隙,一个人的道门还开展场景化安全防范主题教育,帮助同学们学习如何解决日常学习生活当中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
参加会议的有鄞州区市场监督局局长陈国君、鄞州区市场监督局餐饮监管科科长方良军、鄞州区市场监督局鄞东所所长张敏、副所长屠金燕以及各学校的领导和同仁。
民进李惠利中学支部五届六次会员大会在在李惠利中学本部行政楼七楼举行。
?(甘先珏)?只有以学生为本,建立了和谐的师生关系,班主任才能取信与学生,从而享有较高的威信,使学生从内心里乐于接受教育,以达到理想的教学效果。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