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不同-剑如蛟
<output class="soju"></output>
杂文随笔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100章 不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0章 不同

        “你!”
       女鬼楚红衣都懵了!也就仅仅几息的时间而已,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变数?原本看似一切顺利的袭杀突然反转,她此时反倒成了瓮中之物。
       说起来今晚这次袭杀楚红衣是不太情愿的。因为这并不属于她的差事。是因为吴家父子的私心,借唐牛失踪的事情作为由头,然后让她出手以借刀杀人。
       虽然是厉鬼,但楚红衣有自己的位置,她身后的靠山让她有明确的存在意义。但迫于吴家父子的逼迫,她担心唐牛的事情被吴家父子煽风点火误解导致自己在“王”的面前受惩,于是最后选择了妥协。
       实在不想靠近那个叫张砚的普通人。楚红衣总觉得那人会给她一种极度凶险的感觉,想要远远避开。就如那野兽面对山火。
       强忍着远离的冲动,楚红衣还是试探着靠近张砚,反复的贴近,数次之后才确定对方似乎并不能察觉她的存在,只是身上那种让她觉得凶险的感觉会因为她的靠近而变大。但又没有实质的损害。
       如此一来楚红衣才放下心来,自嘲自己似乎过于敏感了。想着寻一个合适的时机杀了这人再吃了他的魂魄就离开。如今廊源城里不安稳,唐牛失踪的事情至今她还没有半点头绪。甚至连唐婉也被她摁在吴府的深井中不许出来。
       要把一个人杀死成意外身亡的样子,这对于楚红衣而言并不困难。所以看到张砚弯腰打水的时候她就动了,打的主意跟张砚事后猜测的一模一样,就是要溺死他。结果张砚泥鳅一般滑开不说,几息之间摆出来的阵仗更是惊得楚红衣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之后的变化更是迅猛而惊骇,楚红衣看到那张砚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柄奇怪的长剑,同时一阵阵莫名的音调响起,那声音说不出的庄严且震撼,如一柄巨锤,凶猛的一下又一下的敲打在她的魂体上。这种感觉是楚红衣从未经历过的,她甚至发现自己魂体中有什么东西正在被这些音节无形的捶打出来。
       此时此刻楚红衣已经没想法去做想面前这个张砚为何之前明明还对她一无所觉,现在怎么一下就变得如杀神一般。她感觉自己若是在不想办法的话,今天怕是凶险了。
       或许......正如吴家父子借刀杀人的言语中说的那样,唐牛之前去乱葬岗巡猎时出事,真就是眼前这个恰好当时不在城中的张砚所为?!
       对面的张砚并不晓得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所面对的女鬼会有那么多心思翻涌。他现在是吸取了之前乱葬岗上的教训,面对吴府里的厉鬼最好少说话,反正也问不出来什么,倒不如快刀斩乱麻,先把对方超度了,免得迟则生变再丢一块大肥肉。
       所以张砚一上来就是《北斗大神咒》打头阵,同时用到了手里的五钱剑作为神咒威能的放大,再引动天地正气融入神咒所产生的金色符印当中,希望用最快的速度先洗掉面前厉鬼魂体中的阴煞戾气,然后便于后边跟进的《解冤拔罪妙经》走流程完成超度。
       可正当《北斗大神咒》刚念了两段,威能才开始起作用,张砚就看到那被困在神咒印记当中的女鬼开始了不同别的厉鬼的挣扎。
       只见那女鬼左右冲撞,甚至想要潜入地下,但都被神咒印记拦下来之后就有了变招。居然将双手化为两柄长刀,如螳螂一般疯狂的劈砍,而且看得出其劈砍的路数还颇有章法不是在乱砍。甚至通过神咒印记上反馈的情况,对方劈砍的力道和锋锐程度还极高。若不是神咒天克阴邪,加之又有五钱剑的加持,还说不定都会被她砍出些破绽来。
       “这是什么手段?”
       厉鬼会的手段有限,要么幻觉,要么鬼爪和鬼啸,要么就是附身害人,顶多再加上一些诸如噬魂这种本事。可何曾说了厉鬼可以将自己的魂体化作武器并且用成规矩有章法的武艺拼杀?
       这就算是在龙虎山的随笔杂记里都不曾出现过。
       “这应该算是一种术法了吧?”张砚心里暗自揣测起来,同时嘴里的《北斗大神咒》也放缓了节奏。他想要多试试对方这古怪的手段到底是什么。
       于是张砚身形闪动,脚下如抹油一般灵动的欺近女鬼,手里五钱剑一招一式的跟对方对起招来。很快就确定对方的的确确是会刀术战法的,但不是地球上的那种刀法,而是荒天域里特有的武者战法。并且最最诡异的是对方兵器化之后的双手居然还真就面对五钱剑时展现出极强的抵抗力,而不是单纯魂体那样被五钱剑一碰就被切割。
       “居然通过武器化来规避掉自己魂体内的阴邪之气,达到与五钱剑这种法器抗衡的地步?!”
       张砚是真的惊住了。更让他吃惊的还是对方的灵智。言语间先是哀求,然后威胁,最后试探着希望张砚和它谈判罢战。甚至还说可只要张砚放手,他愿意帮助张砚弄死吴家父子报仇云云......
       这若是换个场合,这女鬼与正常的活人何异?
       这等灵智在厉鬼身上很罕见。因为一般而言厉鬼不等于是生魂,对于灵智的继承总会有短缺,才造成它们行为怪异。可眼前这只,张砚是真感受不到对方和正常活人在灵智方面的差别。
       或许是察觉到了张砚是在故意“戏弄”,就像是猫戏耍老鼠那样,楚红衣忍受不了了,明白自己今日凶多吉少。最后只能放出狠话,说张砚若是杀了她,很快就会有厄运临头,到时候张砚连同张家人将会在痛苦的泥潭挣扎,最后凄惨的成为嘴中之物。
       张砚对对方的威胁完全没往心里去。他甚至对于超度了这只女鬼后的“麻烦”有些期待,最好是那个藏着的“王”能过来让他涨涨见识,大不了再用一次《神降术》,反正他的碧青丹已经有眉目了,耗得起。
       心念到此,再无觉察对方新的本事了。张砚一跃而出,不再和对方纠缠,继续念动《北斗大神咒》继续挤压对方魂体内的阴煞和戾气,准备完成超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cdash.org。

暖心!男孩每天上下学都和民警互相敬礼。
我国成功完成首次空间燃料电池太空在轨实验。
网购处方药须实名制且“先方后药”强监管遏制潜在风险。
一隧连川渝四川成都经达州至重庆万州高铁光明隧道正式开挖。
做核酸是否硬性要求?出现阳性封楼栋还是小区?权威回应来了!。
/请你对我负责/苏钱钱/日星游记/a爱因斯坦/万界交易系统/浮生半日闲。
/武帝天骄/梁帮主/那小子我们前世见过/宏文月/不如不爱你(宋瑜之南怀瑾)/鹿六六。
/摘星!/荒年失去的人一个人的道门搬到新校址后不久,语文教研组就在高校长的支持下,办起了一个以学生为稿源主体、以《百花》为刊名的墙报来,为学生写作基本技能的训练提供了一个实验性园地。
李明阳督学一行一边视察校园,一边听取了陈小平校长关于学校相关工作的简要汇报,并就有关问题进行了认真询问。
翰墨飘香颂党恩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